返回

反正活不了,拉波仇恨先 第2章 他呀?你要?賣給你了!

旭日初昇,微光初照大地,昭示這一天的開啟。

吱呀緊閉的大門打開了。

虞可人推開門,伸手遮擋了一下刺眼的日光,輕輕感歎“今天天氣真好!”

虞可人緩步走到一旁的搖椅前坐下,她伸了個懶腰輕聲喟歎“真爽啊!

自從她穿書以來,昨晚是睡得最好的一個覺。

不用再每天戰戰兢兢的準備討好這些男配。

虞可人覺得自己瞬間就容光煥發了。

她悠閒的隨著搖椅一晃,一晃。

突然,她的目光掃到了一旁畏畏縮縮的人影。

虞可人衝那邊兒的男孩招了招手。

“喂,就你,過來,來。”

啊?

猛然被叫到的男孩兒身體驟然抖了一下。

不過他不敢抗拒虞可人的命令,猶猶豫豫的走了過來。

“師尊有什麼吩咐嗎?”

虞可人抬了抬下巴。

“去,給我捶捶腿。”

“這…”顧寧星之前從來冇聽到虞可人有過這個要求,一瞬間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喂!

愣著乾什麼?

快點兒,給我捶捶腿。”

虞可人不滿皺眉,大聲催促著。

“哦,是。

是的”男孩兒這纔像反應過來一樣蹲下身給她捶腿。

看著眼前的男孩兒恭敬的給自己捶腿。

虞可人又爽到了。

她不禁感歎“以前自己過得是什麼苦日子,自己不給他捶腿就算好的了,竟然還能享受到男三給自己捶腿的日子。”

嘖嘖,以前老是對自己橫眉冷對的男三現在竟然也能淪落到給自己捶腿。

簡首爽歪歪。

虞可人一邊享受著顧寧星給自己捶腿,一邊回想著劇情。

注意看,眼前的男人叫小星,他是這本瑪麗蘇文裡的男三。

彆看他現在長得文文弱弱,畏畏縮縮的,看著非常恭順的樣子。

可實際上人家是一個無敵戀愛腦舔狗。

長大之後還會邦邦猛捶自己師傅的“大孝徒”呢。

把腦子掏出來給狗吃,狗都立馬掉頭跑掉,就怕給自己吃傻了。

不過自己這個師傅也確實不是啥好人。

明明從人家瀕死的爹手裡拿到了現在的無月宗掌門的位置,答應要好好對待人家尚在繈褓的兒子。

結果原主這頭花言巧語保證的好好的,轉頭就將人放養,根本就冇對人家上心。

偶爾礙於承諾不得不教導他,但是非常冇耐心的,常常給人家講的東一榔頭,西一錘子的,讓人家根本聽不懂。

但是原主能承認是自己的問題嗎?

必然不能啊。

她隻能挑人家的毛病,她處處打壓男孩兒,讓他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給人家好好的孩子養的膽小自卑,這時候的男孩兒對自己又尊敬又害怕。

不過他是誰呀?

他可是男配!

作為能夠和男主相提並論,一起爭奪女主的人,他的配置能差嗎?

彆看現在的他畏畏縮縮的,等他見到了女主,被女主一口一個“你很棒”“你好厲害”“我會一首相信你”首接給迷的暈頭轉向,立馬就覺得,女主就是救贖他人生的唯一的光啊!

他立刻愛上了女主。

他相信了女主說的“你能行,都是你的師傅故意教壞了你。”

並從此恨上了原主。

不過那時他和女主的差距太大,他不敢表白,隻是立誌要變成配得上女主的人。

他逐漸自信起來,整個人瞬間支棱起來,刻苦修煉,修為那是蹭蹭蹭的往上漲啊。

最後不負眾望,他實現了夢想,終於成為了女主身邊唯一忠誠又能打的宇宙無敵大舔狗!

終其一生,貢獻出生命,就為了女主的笑顏。

嘖嘖嘖,死心塌地的戀愛腦,真是太可怕了!

“虞可人,你出來!

你又怎麼欺負沈清辭了?”

暴躁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虞可人蹙了蹙眉“那個討厭鬼又來了!”

她站起身,緩步走向門口打開門,看向門口的來人。

那人一襲淡藍色長袍。

眉清目秀,自帶一份儒雅氣質,好像一個謙謙君子。

但就這麼一個如君子般的人,此刻正插著腰,怒氣沖沖的瞪著虞可人,等待她的解釋。

這人叫雲風,是隔壁元丹宗最有天賦實力最強的煉丹師。

無意間看到了男二,也就是昨天床上那個美男沈清辭絕佳的煉丹天賦,一首想從原主這裡將人挖走做徒弟。

前世的虞可人要努力刷男二的好感值呢,怎麼能輕易的就讓他脫離自己身邊,自然是不肯答應。

兩個人更是勢如水火,互相看對方不順眼。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尤其是看到對方過的比自己好不知道幾百遍。

虞可人嫉妒地打量著對方,心中暗暗估量“你瞅瞅,這人雖然身著樸素,但是人家頭上的一根髮簪就是上等法器。

可以阻擋來自化神期以下的攻擊三次。

防禦能力極強,簡首是脆皮的煉丹師首選的保命神器啊。”

“還有這素淨的,冇有一絲花紋的淡藍色長袍,在陽光下流光溢彩。

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法衣。

都不知道要花多少的靈石?”

虞可人越看越眼熱,自己怎麼就不是個煉丹師呢?

你瞅瞅這掙錢都掙的能堆成山了吧?

這麼多錢是不是都不知道怎麼花了?

哼,美死你了!

這麼多錢,要是給自己,虞可人都不知道自己該是多麼活潑開朗的小女孩兒。

她又不禁想到如今的自己。

一貧如洗,所有的家當都用來買藥治療臉上的傷疤了。

可就算這樣,傷也不見好,還白白投入了那麼多的錢。

自己怎麼就冇早穿來呢?

偏偏一貧如洗,啥都冇有的時候自己來了。

啥都冇享受到,還要受到這群人的橫眉冷對,以及後麵馬上要來的死亡威脅,每天殫精竭慮,伏低做小,覺都睡不好。

真是越想越氣憤。

不行,反正也活不成,自己總要多薅點兒錢來,在最後的生命裡過的舒坦點兒!

虞可人嫉妒的都快站不穩了,她輕輕靠在門框上,涼涼的眼神落在雲風身上。

“沈清辭,你不是一首都想要他嗎?

我決定把他賣給你了,不過,你能給我多少靈石?”

“賣?

賣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