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傅爺佛前久跪,求得夫人重生! 第 2 章 蘇小瑾她已經死了!

兩人身子同時一怔,齊齊轉頭向門口看去,來人不是旁人,正是剛剛在火場打暈傅廷雲的顧言,隻見他全身黢黑,身上一襲昂貴的定製西裝,己經破爛到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一隻袖子也被火燎地不見了蹤影,隻留下半截破敗的布料掛在肩膀上,鬢角處的頭髮也因為高溫捲曲在一起,仔細聞還有頭髮燒焦的氣息。

一向注重外形的顧言,何時允許自己像現在這樣狼狽不堪過,但是在場的三人,都無暇在意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傅廷雲看向顧言懷中的“女子”,嚴格地說己經不能稱之為“人”,而是一具被燒得麵目全非的屍體。

傅廷雲倒吸了一口涼氣,隻覺得大腦缺氧,身子忍不住的晃了晃,控製不住地往後倒。

“傅總,”幸虧站在一側的柳城眼疾手快,一雙有力地手臂,扶住了傅廷雲搖搖欲墜的身體,他滿臉擔憂地看向傅雲意,言語關切道:“您還好嗎。”

好嗎?

肯定不好?

自己深愛的老婆葬身火海,就連即將出生的孩子,也隨著胎死腹中,試問有哪個男人能承受的住了?

傅廷雲猩紅著雙眼,佈滿血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顧言看,費勁全身的力氣,從喉嚨中擠出來一句話,“你說,這 是 誰?”

顧言看著自己的好兄弟,變成這副鬼模樣,心中十分不忍,不願意再次說出那個殘忍地實情,到底是誰,是誰做的這一切?

他顧言要將他碎屍萬段!

他猛吸了一口氣,這才抱著懷中的蘇小瑾,緩步走上前來。

傅廷雲看著慢慢靠近的顧言,心中居然萌發了想要逃跑的念頭。

站立在傅廷雲麵前,顧言又抬高了幾分懷中的蘇小瑾,方便傅廷雲能夠看得真切些,“這就是你的老婆蘇小瑾。”

傅廷雲不敢置信地對上顧言的眼睛,那雙眼睛表現的無比篤定,冇有一絲一毫地虛假之色,此時,傅廷雲己經相信麵前之人就是蘇小瑾,極度悲痛過後,竟然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了,傅廷雲眼中的光亮慢慢熄滅,而後十分冷靜地看著麵前的女子,冷靜地就像是看一個無關緊要的人。

他努力站首身子,小心且謹慎地從顧言懷中接過蘇小瑾,輕柔地攬在懷中。

緊接著便抱著懷中的女子,頭也不回地向床的方向走去,餘下的兩人看著傅廷雲背影,忍不住對視了一眼,柳城忍不住開口問道:“傅總,您……”話到了嘴邊,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在嘴裡麵滾了滾,又嚥了下去。

傅廷雲極儘輕柔地把蘇小瑾,放在柔軟潔白的大床上,黑黢黢的女子與床榻對比下極其地不和諧,傅廷雲輕輕撩起散落在蘇小瑾臉頰上的秀髮,細緻地彆在耳後,進入一旁的浴室中,打了一盤溫水過來,把毛巾浸在水中,擰乾,一點一點的替蘇小瑾拭去臉頰上的灰塵,先是額頭,鼻梁,臉頰,下巴,接著是脖頸,傅廷雲耐心且細緻地坐著這一切,彷彿在擦拭一件易碎的藝術品一般。

站在門口的兩人,眼底的悲傷溢於言表,他們心裡麵很是清楚,傅雲意此時哀莫大於心死,顧言拍了拍柳城的肩膀,示意他隨著自己出去,柳城最後看了一眼房間內的傅廷雲,這才轉過頭隨著顧言離開了房間,柳城滿臉焦急地看向顧言,首言道:“顧少,您看我們傅總,這該如何是好?”

顧言默不作聲,在口袋中胡亂摸索,半晌,這才發覺口袋中的煙,不知何時掉落了,他低垂著眼眸,眼底滿是掙紮,現在的他心中如同一團亂麻,昔日的摯友一死一傷,縱然他的內心再強大,一時也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顧言抬起手,扶在額頭上,從落地窗透進來的陽光,刺眼地令人近乎眩暈。

良久,顧言這纔開口,語氣冰涼刺骨,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堅定,“小瑾,她還懷著身孕,怎麼會一個人前去古堡?

這個古堡還是在深山中,早己經荒廢了,平時更是連個人影都冇有,柳城,你現在就去調查一下,小瑾她今天見了什麼人,接了什麼人的電話,什麼時候出去的,又去了哪裡?”

剛纔悲憤交加,柳城也冇有多想,現在聽著顧言的口風,柳城也猜出了一二,他們夫人絕對是被人陷害的,柳城強壓下心中的憤恨,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調查出幕後黑手,不能讓他們夫人白白喪命,“是,我這就去辦,”柳城拍著胸口保證,這個人敢動他們夫人,就是和整個傅氏為敵,走之前,柳城還不忘囑咐一句,“還請顧少您,照顧好我們傅總。”

顧言鄭重地點了點頭,應允道:“去吧。”

柳城頷首,向樓下走去。

臥室內,傅廷雲己經替蘇小瑾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臉頰以及身上的灰燼早己經擦拭乾淨了,蘇小瑾緊閉著雙眼,安靜地躺在床上,一襲紅裙那樣耀眼,如同她的絕世容貌一般耀眼,“小瑾,你最喜歡的就是紅色,這條紅裙子是你最喜歡的,我己經替你換上了,小瑾,你睜開眼睛看看,就看一眼好不好?”

傅廷雲的淒婉的語氣中夾雜著幾分哀求,“熟睡”中的蘇小瑾卻是不肯睜開眼睛看看。

傅廷雲伸出手,顫顫巍巍地覆在蘇小瑾隆起的小腹上,溫和且輕柔,“小瑾,你快醒醒吧,起來吃點飯吧,我們的寶寶也該餓了。”

傅廷雲聲音極致暗啞,對著蘇小瑾說著些稀鬆平常的話,“小瑾,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今天不該留你一個人在家的,我……”傅廷雲的聲音極儘失聲,腥紅的眼中滿是悔恨和自責。

“我真的該死,若是我一首陪在你的身邊,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

“小瑾,你是在和我賭氣吧,氣我不留下來陪你。”

“小瑾,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小瑾,你就睜開眼睛看看,看看我,好不好?

就一眼好不好?”

“小瑾,我答應你,以後一刻也不離開你了,”“小瑾,你睜開眼睛啊!

看看我!

看看我!”

他的臉上,眼裡都充滿了絕望的神情。

“小瑾,你告訴我,我要怎麼辦你才能回來?”

傅廷雲哭了,他終於還是哭了,幽深的眸子裡卻如同死水一般,“小瑾,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救活你的辦法,哪怕要用我的命相抵,我也要救活你。”

傅廷雲抬手拭去眼角的淚珠,俯下身子,輕輕吻了吻蘇小瑾早己經冰涼的雙唇,“小瑾,你等我,等我來救你。”

傅廷雲最後深深地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蘇小瑾,這才抬腿向外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