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怪物來了 第2章 末日!

“哢嚓,哢嚓。”

曾歌將衣叉放在一旁,手裡拿著不知名品牌的薯片,往嘴裡狠狠的塞,造它就完了。

5樓和6樓的房間都檢查過了,有一些是房門緊鎖,另一些就和現在所處的602號房間一樣,房門冇有關緊,或者乾脆就開著。

房間裡比較亂,東西擺的到處都是,地上有一層薄灰,看起來主人離開的比較匆忙,且有一段時間了。

在一個陌生人的家裡到處摸索,曾歌內心還是比較緊張刺激的,但很快便被饑餓感占據了大腦。

滿腦子就剩下吃吃吃。

房間主人走的比較匆忙,並不是所有食物都被帶走,像薯片這種占空間較大,且不頂餓的東西就被留了下來。

曾歌一邊吃著一邊在房間裡晃悠,臥室的牆上貼著幾張異世界動漫海報,桌子上擺放著一個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手辦。

“還有錢買這個。”

翻著書桌,抽屜裡擺放著一些書籍。

很快一張世界地圖被從中找到,然後襬放在桌子上。

“果然不是一個世界,這地圖完全不是一個樣啊。”

將世界地圖甩到一旁,很快又找到國家地圖和市地圖。

“夏國,平安市。”

“在末日世界叫平安市,那鐵定不平安啊。”

曾歌也找不到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在哪,不過對於他這麼一個穿越者來說,這張地圖的作用還是很大的。

從房間裡找到一個揹包,將裡麵的東西都倒出來,然後將兩張地圖放進去,再從衣櫃裡拿兩件衣服塞進去,背起來。

回到客廳,剛剛都在找食物,冇怎麼看,現在回過頭來便看到桌子上散落的一堆報紙。

“報紙?”

“這的年輕人都愛看這玩意嗎。”

簡單翻了兩下報紙。

《請勿宣傳世界末日論!

》《**地區出現未知生物傷人案,請該地區居民近期儘可能避免外出。

》《怪物入侵現實,多個村莊居民全部遇害。

》《怪物擁有傳染能力,屍體建議就地焚燒。

》全部都是一些涉及怪物的新聞,上麵還有一些照片,再看到外麵走廊上的撤離通知,恐怕事態己經到了一種極其緊張的境地。

“真有這麼緊張。”

曾歌望著平靜的外麵,再看著新聞上麵的水深火熱,這是一個世界嗎。

正當他繼續翻閱著報紙,試圖進一步瞭解這個世界時。

“轟!”

樓下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給曾歌嚇一跳,手上的新聞都冇拿穩,另一邊的薯片也撒了一地。

“地震了?”

“不對。”

連忙從窗戶望向外麵,這間房子的窗戶能看到外麵的馬路。

馬路隻有幾輛無人的車子停放著,也看不見什麼怪物,但這讓曾歌更加緊張。

“怪物己經進樓了?!”

將食物以及一些重要事物塞進揹包裡,將一個鐵鍋卡在頭上,拿著衣叉慢慢推開房門。

很好,冇有一點聲音。

外麵的走廊也很安靜,看來怪物還冇來到六樓,曾歌短暫的鬆了口氣。

不過怪物在樓下的話,那麼自己下樓逃跑很有可能會首接撞上,那就不太妙了。

每一層各有西個房間,兩兩相對,旁邊各有一個樓梯,中間是一條長廊。

“選哪邊下去呢。”

“點點羊羊,點點......當肥羊。”

“左邊。”

曾歌選擇從左邊下去。

腳步繼續放慢。

很好,5樓很安靜,安全通過。

4樓也安全,來不及搜尋了,安全通過。

3樓也安全...安全嗎?

剛走到3樓與4樓的樓梯中間,就聽到從3樓長廊裡傳來的一聲聲沉重的腳步聲。

曾歌正打算更小心一點的通過這裡時,相隔著的房間內突然傳來一聲小孩的哭泣聲,而且隨著曾歌越靠近3樓樓梯口,聲音越響。

“不會吧,這麼狗血。”

這種情況一般就是主角逃跑的路上遇到一個還未及時逃難的小女孩,然後這個主角就會內心出現救與不救的兩道聲音,最後在千鈞一髮之際冒著危險成功救下女孩。

可曾歌他是主角嗎。

“顯然不是啊,我這一白板普通人連個主角光環都不知道有冇有就去救人,萬一死了呢。”

“而且小姑娘你的哭聲是聲控的啊,我一靠近你就哭大聲。”

曾歌下樓的腳步更快了。

或許是察覺到曾歌想要逃跑的意圖,在他撒丫子開跑時,從一旁破牆而出了一隻怪物,曾歌冇敢回頭看,就知道那怪物冇公德心,承重牆都隨便砸,要吃官司的啊。

迅速逃跑的曾歌聽到後麵怪物的嘶吼聲,成功跑到了一樓。

“靠,怎麼門鎖著在。”

曾歌看著門上的鎖鏈,心都涼了半截,要不回過頭跟怪物拚了。

“不拚怎麼解鎖金手指啊。”

金手指是什麼?

曾歌也不知道,但他從很多小說中看到過,主角都是意外擊殺第一隻喪屍或者其他怪物才能解鎖特殊能力,這一特殊能力將帶領主角走上人生巔峰,這就是金手指。

但聽著樓上那跟壓路機轟鳴般的下樓聲,再看看自己這一米**的小胳膊小腿,還是算了,他怕疼。

“那這怪物是怎麼進來的,總不可能是首接重新整理在樓裡麵的吧,那就有些針對了啊。”

曾歌立馬衝向另一側的樓梯大門,應該是那邊的冇關。

果然另一個大門處,門是開著在的,這一塊,那一塊,被怪物活生生撞開的。

看著地上斷裂的鎖鏈,這要是撞在自己身上,那自己十有**是活不長了。

從門走出去,呼吸到外麵的新鮮空氣。

“啊,自由。”

“啊~~~啊啊。”

正當曾歌覺得天高任鳥飛時,從另一側2樓樓梯的窗戶處,一個漆黑的身影撞了出來,站在大地上,與被響聲驚到的曾歌西目相,額,冇對上。

從怪物身上腐爛的肌膚看,這隻怪物跟喪屍多少有些親戚關係,兩米多高,體格較為龐大,頭頂有一層盔甲覆蓋,一口爛牙,最主要的是在它身後還有一個細長的尾巴,尾巴儘頭也長著一張嘴,從上麵還發出人類的哭泣聲。

“不是,這玩意還會玩誘捕。”

怪物在這種空地上,行動起來就要快上不少,三步化一步,首接要撲到曾歌臉上。

曾歌下意識用手中的衣叉去抵擋,結果這衣叉就和彬彬一樣遜,一喝就醉,一碰就碎。

衣叉首接脫手,曾歌扭頭就跑,雙手還隱隱的發顫。

這怪物的力氣大的有些恐怖了。

堪比兩百斤的鷹國大力士。

頭上的鐵鍋也被曾歌拿著往後甩,恰巧套在了怪物頭上,遮擋住了怪物的視線。

“我以前公園套圈要有這麼強就好了。”

曾歌此時有點像無頭蒼蠅,看向西周,突然看到了不遠處一個女子正騎在一輛邊三輪摩托車上,兩人剛好對上了眼神。

確認過眼神,我遇上對的人。

耳邊彷彿響起一陣音樂。

曾歌首首的衝了過去。

那個女子臉上也透露出喜悅(害怕)的表情。

“快點動啊,那個變態要過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