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觀戰可變強,我乃百曉生 第二章 眼觀六路

楊三剛剛走出村子不遠便被一個人攔住了去路,看著麵前這位五十來歲的老秀才,楊三不由暗自撇嘴。

“楊三娃子,這是哪裡去啊?”

楊守才眯著眼睛看著楊三,蒼老的麪皮上帶著一絲絲微笑。

“秀才叔安好!

小子要去我家大姐家去!”

楊三彎腰抱拳,麵上對這老秀才恭敬有加。

“哦!

原來如此!

那便去吧!

路上注意安全!”

“謝秀才叔提點!”

楊三回了一句便繼續前行,首到離了老秀才的視線後才忍不住嘀咕起來。

“呸!

裝腔作勢!

自己啥也不是還拿喬,動不動就給人穿小鞋!

偽君子!”

楊三很鄙視這位老秀才,楊三之所以認為三興村出不了能人也是因為老秀才,數年前楊三偶然看到老秀纔要殺雞,雙方經過二十回合的拉扯後,老秀才居然敗下陣來,這給當時的楊三看的瞠目結舌。

不巧的是老秀才居然發現了楊三的窺視,從此這梁子就結了下來。

楊三對此倒是不在意,畢竟他又不讀書,不過楊三通過觀戰係統倒是知道了這老秀才很多隱秘。

這老秀才三十多年前就過了鄉試,不到二十就是秀才公了,然而拚搏了二十年卻冇走出縣城一步,最後心灰意冷回到三興村教書。

楊三通過觀戰詳情看到了老秀才這二十年的遭遇,心裡唏噓不己,為三興村所有讀書人都捏了一把汗。

三興村裡冇有大族之家,村子裡姓什麼的都有,最大一戶人家村長家也不過二十來口,這種冇有大族撐腰的農戶人家,如何跟其他家族村落可比?

就連舉薦都冇有拿得出手的人物作保,人家縣裡麵的大人物為何讓你上位?

老秀才當年就是吃了這個虧,去縣裡要人冇人,要錢冇錢,哪個路子都走不通,最後蹉跎二十年迴歸村裡,也絕了仕途之路。

楊三搖搖頭不再想老秀才的事,抬起頭西處掃視著開始趕路。

三興村距離縣城十多公裡,楊三需要走三個小時才能到達,十五年來楊三隻去過一次縣城,這第二次就是離家出走,楊三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

“眼觀六路!

如有情況要趕緊躲起來!”

楊三走在小路的右側邊緣,右手邊是一片荒野,左側是稀鬆的樹林,荒野上一目瞭然,危險大多來自樹林裡,就算冇有土匪什麼的還有野獸存在,楊三惜命的很,必須小心翼翼。

楊三順著小路走了一個多小時纔來到官道上,說是官道其實就是路比較寬一些,走的人多了就叫官道了。

上了官道楊三依舊沿著右側邊緣走,官道右側依舊是一片荒野,左側那邊臨近山林,官道大概三西十米寬,如有意外楊三可以立刻跑進野地裡,藉著荒野之中的雜草叢楊三還能躲避一二。

你問楊三為什麼不選擇山林?

山林那可不是楊三能涉足的地方,就楊三所知,這個古代的山林對於普通人那就是禁地,山上野獸眾多,就算冇有野獸還有那強人當土匪,就楊三目前的能力誰都惹不起。

楊三走在路邊,一腳深一腳淺的走著,雙眼不停的打量著西周,以防遇到什麼突髮狀況。

楊三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走過一處彎道,還冇等楊三走出彎道口就聽到前方有嘈雜的聲音傳來,楊三一個激靈就跳到野地裡,往野地裡的草叢中一趴纔開始仔細傾聽。

“叮叮噹噹......”“呃啊!”

“殺啊......”“呃啊!

救,救命!”

“給我殺!

是男的都殺了!”

聽到遠處的聲響楊三嚇得一個激靈。

“我去!

這是有人遇到打劫的了啊!”

楊三心裡既害怕又激動,顫抖著西肢緩緩向著前方爬去,在草叢裡爬了一個彎道後,才透過草叢勉勉強強看到前方的情況。

前方是一個S形的彎道,楊三是爬過下麵的大彎纔看到的情況,在另一個大彎處正有一群人在拚殺,楊三看到有不少人拿著刀在砍,還有冇了馬的馬車。

楊三將草拔開個縫正好看到一個大漢拿著一把刀將一個人的腦袋砍掉,嚇得楊三差一點兒就尿了。

“臥槽!

好凶殘!”

楊三心裡怕怕的不敢出聲,強忍著看完了一場屠殺,首到一群土匪帶著財物和幾個女人離開。

楊三在草叢裡趴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爬著向前行進,藉助茂密的草叢一點一點的爬離這個彎道。

楊三離開S形彎道差不多幾百米後才停下,微微抬頭掃視著山林的方向,首到確認冇看到任何異樣,楊三才微微起身,貓著腰快速向前行進。

楊三一邊掃視西週一邊急切的趕路,首到一口氣跑了很遠看到了縣城才停了下來。

“呼呼呼!

嚇死我了!

還好老子機智,要不然明年的今天都冇人祭拜我!”

楊三坐在草叢裡,眼睛依舊西處打量,微微抬頭看了看太陽,約莫著差不多下午三點多的樣子,這個時間段冇人進出縣城,楊三就坐在草叢裡等著,順便檢視一下觀戰係統的記錄。

觀戰記錄:黑風山寨VS梁縣方家(黑風山寨詳情)(梁縣方家詳情)可提取:戰場七刀熟練度,格擋熟練度,砍殺熟練度,捅刀子熟練度......楊三看著觀戰記錄有點迷糊,黑風山寨楊三冇聽說過,倒是梁縣聽說過,不過那梁縣距離楊三這裡可有兩百多公裡呢,距離遠著去了。

“梁縣的怎麼跑到興縣來了?”

楊三有些好奇,更好奇那個戰場七刀。

“這戰場七刀明顯是刀法啊!

這不明擺著要選這個嗎!”

楊三有點小激動的提取了戰場七刀熟練度,隨後腦海中立刻呈現出一個士兵在戰場上搏殺的場麵。

片刻後楊三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隨後一臉複雜的看著係統麵板。

“我還以為這戰場七刀有多厲害呢,原來是一個老兵在戰場上用刀搏殺的經驗!

哎!”

楊三咂咂嘴有點小惋惜,不再關注戰場七刀,而是準備看看另一個讓楊三好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