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貴妾攻心:陰冷世子為愛瘋魔 第3章 成婚

三日後,新宅紅綢飄舞,燈籠高懸,映照出一片旖旎而又略顯特殊的氛圍。

林柒一襲水灩紅嫁衣,妝容精緻,明豔動人,如雪的肌膚在這豔麗的色彩映襯下,更顯清冷嫵媚。

她的眉心與眼尾處,勾勒著一隻栩栩如生的蝴蝶。

蝴蝶的羽翼微顫,宛如即刻就要淩空飛舞。

“阿姊,你好美呀!”

林萱和林瑤眼眶紅腫,聲音還有些沙啞,可見不捨難受了一宿。

阿姊平日裡不曾裝扮,一是性子冷清不喜張揚,二是省下銀錢給他們買些零嘴。

如今這般,彷彿一下子換了個人兒,清冷嫵媚,神秘高貴。

林柒嫣然一笑,眸光輕柔地望向兩位妹妹:“放心,阿姊三日後便回來了,謹記阿姊所言,若有急事便來王府尋我。”

竭力抹去那抑製不住的淚水,哽嚥著頷首,母親因生計奔波操勞,她們乃是由阿姊教養長大,於她們而言,長姐為母。

一聲阿姊,一生阿姊。

“阿姊,迎親隊伍來了。”

平日裡,林熠總是調皮搗蛋、活力西溢,但此時他卻有氣無力。

林家眾人都對他寵溺有加,唯獨阿姊對他要求嚴苛,懲罰打罵毫不留情。

按理說,阿姊出嫁,他本應欣喜若狂,然而,他卻感到胸口仿若壓著一塊沉甸甸的巨石。

穿過走廊,走至正房。

祖母滿臉皺紋,兩鬢斑白,彷彿一夜之間又蒼老了許多。

林柒斂眸,壓下滿心的酸楚,快步上前跪在祖母身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三叩九拜之禮。

“林柒不孝,拜彆祖母,父親,母親…”祖母於林柒跪拜間,悄然拭去眼角淚花,自懷中緩緩掏出一隻洗得發白且邊緣微損的錢袋,顫巍巍地遞給林柒。

“柒姐兒,最是孝順,祖母祝你一生順遂,平安喜樂。”

林柒胸腔一陣酸楚,她知道,這是祖母一個竹籃又一個竹簍攢下來的銀錢,那雙手,裂了又開,傷痕累累。

前世,祖母也給了她這個錢袋,銀錢不多,卻救了她的命。

林柒雙手接過錢袋,臉上綻放出如花般的笑容,然而,晶瑩的淚珠卻如斷了線的珍珠般,大顆大顆地滾落下來。

“長者賜,不敢辭,林柒多謝祖母,祖母要保重身體,莫勞累,少憂愁。”

“好了,彆誤了吉時,柒姐兒快些去吧。”

陳婷看不慣孩子同婆母過於親昵,心中不悅。

林柒微微頷首,父親為她輕覆上蓋頭,在她肩上輕輕的拍了拍:“柒姐兒…哎…去吧…”林熠牽著林柒走向轎子,一步一步,緩慢艱難。

林柒感受到手心一片黏膩,輕聲安撫道:“熠兒,明日去青雲書院可莫要惹事,好生學習。”

林熠隻覺得胸口的石頭更沉了些,腳步輕快了些許:“知道了,阿姊你就放心吧。”

林柒垂眸探路,緩緩踏上轎子。

“阿姊!

阿姊!

阿姊!”

林柒身子一僵,緩緩坐了進去。

她的迎親隊伍並不遜於正妻婚禮,聲勢浩大,豪華貴重。

隻是貴妾,也不過是奴才。

她要護的人,她要殺的人,都在前麵等著她…她必須往前走,一步一步,往上爬,以色侍人,攻心為上。

蓋頭悠悠輕晃,林柒嘴角那抹弧度,似帶著深意微微上揚,眼眸中滿溢的野心與騰騰的殺氣相互交織。

眉心的那隻蝴蝶宛如靜綻的嬌花般安然自若,眉尾的蝴蝶則好似掙開枷鎖般張翅欲飛。

王府,紫竹院林柒斜靠在床邊,雙眼朦朧,昏昏欲睡,屋內一片靜謐。

夜己深沉,那紅燭的火苗輕輕搖曳,在牆壁上投下淡淡的光影。

不知過了多久,恍惚間,她彷彿聽到了漸近的腳步聲,那聲音沉穩有力,每一步都好似踏在她的心尖上。

蓋頭驀地被揭開,林柒如夢初醒,思緒瞬間回籠。

妘瀟白低眉垂目,冰冷的眸光落在燭光下的嬌顏上,神色淡漠。

在燭光輕撫下,她麵龐純淨似初雪,精緻的妝容襯的她整個人冷豔又嫵媚。

那雙眼美得令人窒息,深邃的淺褐色瞳仁好似蘊含著無儘故事。

而那精心描繪的蝴蝶,讓她在清純中糅合了幾分令人難以抗拒的妖嬈韻味。

冰肌玉骨清若雪,眼波顧盼妖且媚。

林柒微微抬眸,望向眼前一襲紅衣的世子,麵龐之上悄然泛起一抹嬌羞之色。

前世聽林霜說,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凶狠陰戾。

可如此冷漠無情的世子,卻乖順認真的穿了婚服。

林柒覺著,不該從他人嘴裡去認識一個人。

他與柳子辰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柳子辰總是笑容滿麵,溫暖體貼,謙謙君子。

而他,感覺是一個很矛盾的人,讓人看不清,猜不透。

他的容貌棱角分明,線條柔和,給人一種溫潤如玉的感覺。

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緊抿,又透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峻。

垂眸時清雋疏朗,似落入凡塵的謫仙,沐染清風,不溺濁流。

抬眼間又宛如從地獄走來的修羅,陰翳詭譎,嗜血狠戾。

如此矛盾的氣質在一個人的身上完美融合,竟毫無違和感。

妘瀟白微微俯身,湊近林柒的紅唇,似有若無地觸碰著。

麵對這樣一張蠱惑人心的臉,林柒垂眸,玉琢小臉瀰漫著如靄般的紅暈,眼尾的火紅簡首動人心絃。

刹那間,脖頸間傳來一陣刺骨的疼痛,她深吸了一口氣,眉頭緊蹙,她能清晰地察覺到,他正在吸食著她的血液。

她知曉前世林霜的手臂有許多傷口,但不知,還能如此取血…林霜不是說,世子從未碰過她…一開始的疼痛過後,他的吮吸帶來了一種奇異的愉悅,如同電流般穿過她的身體。

雪白小臉佈滿了粉霧般的紅暈,清透乾淨的烏瞳盪漾著水樣的眸光,羞恥與快感在心中交纏。

她輕喘一聲,妘瀟白的身體猛地一僵。

他鬆開她的肩,望著林柒魅惑的麵容,眼神平靜的有些冷漠。

林柒以指腹輕觸他唇上的血跡,隨後,她微啟朱唇,探出舌尖,若有似無地觸碰了一下。

妘瀟白眼眸一暗:“不怕我嗎?”

林柒輕輕搖頭,伸出玉臂,環抱住妘瀟白的腰肢。

她抬起頭,可憐巴巴地望著妘瀟白,聲音溫柔軟糯:“夫君,柒柒餓了。”

他看上去頗為清瘦,可身體卻出人意料地結實硬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