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詭異末世:言出法隨的我肉身橫推 第1章 你把我的兄弟當菜砍啊!

“聽說你很能打,能打有個屁用,出來混,要講勢力,要講背景的。”

“楊寬一個月給你多少錢,那麼拚命乾什麼?”

夕陽西下,街道上人來人往,擁擠異常。

一個豆腐攤前,卻出現了一塊巨大的 空隙。

一群身上佈滿紋身,手拿刀槍棍棒的青壯男子此刻正圍著一個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身材高挑,麵容俊朗,體型健美,可以從手臂上的肌肉線條看出這個人不僅身材好,力量也不弱。

被一群手拿武器的人圍著,年輕人絲毫不見慌亂,而是對一旁正嚇得瑟瑟發抖的兄妹二人說道:“老闆娘,你今天的豆腐味道不錯,很好吃,再給我來兩碗。”

領頭的人一頭黃毛,臉上鼻孔上甚至是眉梢上都掛了不少首飾,他手拿一根粗大的狼牙棒,盛氣淩人。

此刻見對方根本不搭理自己,頓時就怒了,一腳踢翻了對方吃飯的桌子,一把捉住年輕人的衣領惡狠狠的吼道。

“我他媽說話,你冇聽見嗎?”

對方完全是在藐視他,這讓他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喲,紋身噶,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在胸口紋一條黑龍,哈哈哈,阿偉,告訴他現在的年輕人都在身上紋什麼?”

黃毛男見對方的胸口紋有一條猙獰的黑龍,不禁哈哈大笑。

“土鱉,看好了這纔是現在年輕人的紋身。”

一個帶著眼鏡的細狗想要展示自己的力量,猛然撕扯自己的衣服。

卻是發現不知道是自己的力量不夠,還是衣服質量太好,無論怎麼用力,就是撕不爛衣服。

見所有人都看著他露出嘲諷的笑容,眼睛男麵色通紅,也不知道是氣憤還是羞怯。

“你這細狗,真他媽丟臉,我平時就告訴你男人要猛,不行就多練,就是不聽。”

黃毛一手扯掉了眼睛男的衣服,露出了對方的排骨身材,以及前後背的紋身。

“看到冇有,光明女神在胸口,暗黑魔神在後背,兩把神劍在腰間,老子神擋殺神,魔擋殺魔。”

“土鱉,黑龍在魔神麵前就是渣渣。”

見周圍眾人有些震驚的看著自己,眼睛男此刻意氣風發。

哼,嚇到了吧,總算讓老子揚眉吐氣了一回,剛纔嘲諷我的人被狠狠打臉了吧。

“你嘲諷我可以,就是不該嘲諷我的紋身。”

此刻那個坐著的年輕人抓著眼睛男的脖子將對方整個身軀體了提起,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使勁往地上一摔。

轟隆一聲,眼睛男的身軀砸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哀嚎。

“我尼瑪,兄弟們砍死他。”

黃毛當即就怒了,一群人拿起砍刀斧頭就向年輕人衝了過去。

林坤當即一拳打飛了一人,一把奪過他手裡的砍刀,猶如狼入羊群,一頓亂砍。

打架他不會什麼技巧,也冇有專門學過,憑藉的就是力量和狠勁。

“啊啊啊,不好喪坤發狂了,真他媽是個瘋子。”

短短不到一分鐘時間,十幾個身形高大,力量強悍的彪形大漢都被林坤砍倒在地。

而林坤身上也是佈滿了不少的傷口,鮮血染紅了身體。

“好好好,不愧是喪坤,早就聽說你發起狠來不要命,短短兩個月就從一個幫派小弟搖身一變成為了清水灣扛把子,靠的就是你的d級天賦能力蠻力和不要命的狠勁。”

“我這十幾個兄弟,也是練家子,隻要不是麵對一境武夫,他們也都可以一戰,你卻能夠把我的兄弟當菜砍。”

“喪坤,你雖然夠狠,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在絕對的天賦和實力麵前,狠辣有個屁用。”

黃毛首接扔掉狼牙棒,一步步像林坤走來,神情淡然,看向林林坤的眼神充滿蔑視。

這一切都來源於他的實力和天賦能力。

白勝,野狼幫白歡的弟弟,c級天賦能力鐵山掌,在白歡的幫助下修煉肉身多年,如今即將突破成為一境武夫。

這個人無論是實力還是表現出來的天賦能力都要比自己強。

畢竟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是兩個多月前覺醒了d級天賦能力蠻力,也是在那時候才正式開始走武夫路線修行。

在黑虎幫混了一年多,他當然知道白勝這個人,也聽說過對方的天賦能力。

對方今天來找自己應該是為了自己清水灣和他麻衣街那一家酒樓的管轄權所致。

同福酒樓位於清水灣和麻衣街的交彙處,林坤和白勝都想要把這個酒樓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收取保護費。

畢竟這家酒樓的生意不錯,每個月能夠收取很大一筆保護費。

為此林坤上次曾經單槍匹馬打退了對方一群來收保護費的人。

對方今天來找自己,多半就是為了上次的事情。

麵對實力明顯強於自己的人,林坤絲毫不慌。

“林坤,今天就讓你看看老子的天賦和實力。”

“鐵山掌。”

白勝猛然一掌打出,隻見他的手掌變得漆黑,有神秘能量在手上遊走。

林坤冇有懈怠,一刀砍出,對方不躲不閃,一把抓住林坤的長刀首接將對方的 長刀擰成了麻花。

“哼,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白勝輕蔑一笑,一掌向林坤拍去,林坤伸出拳頭抵擋。

“砰。”

林坤的身形被擊退十幾步,強大的衝擊力讓他的腳在地上踩出好幾個窟窿。

“嘶,好硬的手掌,好強大的力量。”

林坤甩了甩髮麻的拳頭,他感覺自己剛纔一拳打在了一座山上,那山堅硬如鐵,力量也是像山峰一樣厚重。

這就是c級天賦能力鐵山掌嗎,果然厲害,聽說還有一門c級天賦能力叫鐵山靠。

二者合在一起可合成b級天賦能力鐵山,無論是攻擊還是防守都非常的強大。

“哼,不過如此,林坤,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天賦和實力差距,我要用我的鐵山掌捏碎你的雙腿,讓你跪在地上求我饒恕你,這就是跟我作對的下場。”

白勝見林坤被自己擊退,卻是絲毫不見慌亂和恐懼,不由得大為惱火,他最討厭這種表情。

因為他習慣了人們跪倒在他的腳下,對他阿諛奉承,磕頭求饒的場景。

“哼,故作堅強,我看你能堅持幾回合,鐵山掌。”

白勝再次發出攻擊,卻是見林坤對他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對方好像說了幾個字,他卻是冇聽到是什麼意思。

“怎麼回事,我這是怎麼了。”

突然白勝發現自己剛衝到林坤身前,準備發動致命攻擊之時。

卻是詭異的跪到了林坤的麵前,就連打出的鐵山掌都被他詭異的收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