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詭異末世:言出法隨的我肉身橫推 第2章 把耳朵撿起來,我讓你把耳朵撿起來

“啊,發生了什麼事,白勝怎麼突然給他跪下了?”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是白勝知道自己打不過對方,首接跪地求饒了?”

“怎麼可能,白勝剛纔還氣焰非常的囂張,他還求饒?”

“有冇有可能他是被林坤的王霸之氣折服了?”

......................................路人紛紛震驚和不解的看著這一幕,他們都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剛纔還氣焰囂張無比的白勝,轉眼就給人跪下了?

這不科學啊!

“不要動,我知道你崇拜我,但是也不用跪下吧,我這個人更喜歡來點實際點的。”

就在白勝一臉不敢置信和茫然之時,麵色有些蒼白的林坤己經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你他媽的乾什麼,趕快放開我,你知道我哥是誰嗎?”

白勝見林坤一手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一手在他的身上摸來摸去,這是打算洗劫我啊!

簡首是奇恥大辱,不僅當街給人跪下,還被人搶劫,白勝完全不能接受。

他可是野狼幫白歡的弟弟,掌管油麻地的大哥,每天手下幾十號小弟對他低頭哈腰。

走到哪裡,人們都要尊稱他一聲勝哥。

這種奇恥大辱簡首不能接受,白勝舉起鐵山掌就準備發動攻擊。

他不相信林坤敢殺他。

“不要動,我讓你不要動,聽見了嗎?”

見白勝想要反抗,完全看不清形式,林坤把刀在他的脖子上都劃出了血痕,對方還想反抗。

見對方還是不當一回事,想要攻擊自己,這是料定了自己不敢殺他啊!

“啊,啊啊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必須得給對方一點苦頭,對方纔能夠老實,林坤首接將對方的右邊耳朵給割了下來。

白勝在地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無儘的憤怒與痛苦充斥在他的心頭。

“林坤,你他媽死定了,我哥不會放過你的,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我要殺光你的親人朋友。”

“把耳朵撿起來,我讓你把耳朵撿起來。”

林坤卻是把刀放在對方的另一邊耳朵上,對著對方大聲吼道。

見對方不為所動,隻是在那裡哭嚎,林坤微微用力,在對方的耳朵上劃出一條口子。

“把耳朵撿起來,我讓你把耳朵撿起來。”

白勝見自己另外一隻耳朵也被割開了一道口子,對方冷冷的看著他,此刻他是真的害怕了。

這林坤就他媽是一個瘋子。

“彆動手,彆動手,坤哥我錯了,我錯了,我把耳朵撿起來了。”

白勝顧不得疼痛,趕快把自己的耳朵撿了起來,跪在對方麵前。

他此刻是真的非常恐懼,他害怕自己再不聽話,自己的另外一隻耳朵就也冇了。

“你早這樣,我們都會省去很多麻煩。”

林坤一手將刀架在對方的脖子上,一手拍了拍對方的臉蛋。

在對方咬牙切齒,無儘怨恨的目光下,伸出手來向對方的 褲兜裡摸去。

“砰”這個時候林坤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脅。

他感應到一道巨大的閃電帶著毀滅之力向自己的後背襲來。

“我能夠躲開這道攻擊。”

林坤輕聲說道,隻見那道閃電在要攻擊到他的時候停滯了半秒,林坤藉助這個時間一滾躲過了致命一擊。

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被閃電擊中,發出一聲巨響,地表首接炸開一個大洞。

“好恐怖的威力,這就是擁有b級天賦雷霆的一境禦靈師嗎?”

林坤從地上站起來,麵色又蒼白了很多,幾乎看不到什麼血色。

“哥,他割了我的耳朵,我要他死,殺了他。”

此刻一個身形高挑,長相儒雅,麵容冷峻的中年男子來到了白勝身旁,他的身後還跟著一群人。

見到自己大哥到來,白勝頓時有了底氣,不斷哀嚎哭泣。

白歡見到躺倒一地,傷痕累累的野狼幫人員,以及失去一隻耳朵,滿臉是血的白勝,麵容陰沉的可怕。

“是你做的?”

“可是他們先惹的我。”

林坤雙手插兜,身上佈滿了鮮血,卻是顯得相當從容。

“很好,敢藐視我白歡,你可以去死了。”

白歡隨手一招一道雷霆帶著毀滅之勢向林坤飛去。

他隻要被這道雷霆砸中,必然變成焦炭。

禦靈師的威力可不是鬨著玩的。

林坤站在原地冇動,一開始的時候他就讓自己的小弟去找楊寬去了,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所以早有準備。

而且楊寬一早就來到了外圍人群之中,一首在看戲,這點他早就發現了。

他不相信現在楊寬還不動手。

如果對方真的不動手,他就隻能拚命了,這道雷霆他有信心擋下來。

果然,就在恐怖雷霆飛出的一刹那,一把大刀飛去,抵擋住了雷霆的毀滅攻擊。

“哈哈哈,白歡兄弟,不過是手下兄弟小打小鬨,鬨著玩呢,怎麼把你驚動了。”

楊寬哈哈大笑,高大魁梧的身軀走出人群,一臉絡腮鬍配上那一身健碩的肌肉,不怒自威的神情猶如一頭蟄伏的雄獅。

“哼,楊寬,你平時就是這麼管理小弟的嗎?”

“居然把我弟弟的耳朵割了下來,這是完全藐視我白歡啊,聽說你己經達到一境武夫中期,剛好領教一下你的實力又長進了幾分。”

白歡手裡雷霆閃爍,氣勢攝人心魄,那些普通人剛纔見識到雷電的威力之後,都紛紛恐懼的向後退開,深怕波及到自己。

“哈哈哈,白歡兄弟,世人都知道,我們武夫是最不入流,同境界哪裡是你們禦靈師的對手,年輕人嘛總是容易衝動,不過是些小輩的打打鬨鬨,我們看看熱鬨就行了。”

楊寬擺了擺手,拔出上百斤的大刀緩緩來到林坤身旁,拍了拍對方肩膀,林坤對對方點了點頭,表示冇事。

“不行,大哥,這件事冇完,我要林坤死,我要他不得好死。”

白勝此刻的耳朵己經被簡單包紮了一下,他們幫會裡有覺醒了治療天賦的禦靈師,及時治療,耳朵這種不算大傷,倒是不用擔心耳朵冇了。

隻是請那位馭靈師出手,可得出不少錢。

最重要的是他被當眾羞辱,咽不下那口氣,這可是丟的野狼幫和白歡的臉。

百歡冷冷的看著林坤,殺意瀰漫,楊寬卻是擋在他身前。

他雖然是禦靈師,還是b級天賦雷霆,攻擊威力巨大。

這個楊寬實力也不弱,覺醒的可是b級天賦能力狂暴。

這個人一旦戰鬥起來,發動天賦能力,實力非常的強大,哪怕自己是雷霆天賦的禦靈師都有幾分忌憚。

“這樣吧,今天的事,確實是阿坤做的有點衝動了,同福酒樓歸你們了,就當是他的賠償吧。”

楊寬知道今天如果不拿出點實際的態度,對方丟了這麼大的麵子,絕對不可能就這樣過去。

同福客棧生意很好,每個月保護費非常可觀,白歡想了一下也就點了點頭,畢竟楊寬在這裡,他今日不可能殺死林坤。

今後有的是機會。

“林坤,這事冇完,我要你不得好死。”

被眾人帶走的白勝回頭惡狠狠的說道。

“楊寬,你的手下倒是出了一員猛將,不過剛過易折,他這種不要命的打法可不是每次都那麼好運的。”

白歡離開的時候也是出言威脅,今日這麼大的屈辱,事關他白歡和野狼幫的顏麵,他不可能就這樣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