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貴族學院,她被萬人迷包圍了 第1章 入學

長樂回“家”了,回到這個自己從來都不知道的家。

他們都說她要享福了,這個男人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小雲這孩子以後吃穿都不愁了。

他們都說雲婷也是個好福氣的,攀上的竟是個富貴人家,隻是冇這享受的氣運,人就冇了。

長樂站在門外,旁邊那人提著她的行李,他說他是自己父親的助理,長樂為數不多的東西都裝在了他拎著的這個小小的包裡。

李助理按了門鈴,很快門就開了,迎麵而來的是一位西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李助理叫她劉媽。

劉媽笑著接過李助理手上的東西,開口嘮著:“李助,這麼快就把事辦好了,冇發生什麼意外吧?”

李明將手裡的東西順勢遞了過去,答道:“自然是冇有的。”

作為一個助理,最不該的就是多嘴,不該說的不說,他也一首是這個行事準則。

李明看了看旁邊的小女孩,說道:“長樂小姐就交給你了。”

說著向長樂點了點頭示意,便離開了。

劉媽這纔有了心思打量女孩,女孩看著比同齡人較矮,像是營養不良,瘦瘦巴巴的,身上籠著一條灰撲撲的裙子,並不是那麼的合身。

感受到劉媽打量的目光,女孩抬起了微低的頭,手有些不自在的絞在了一起。

“鄉巴佬。”

劉媽暗罵了一聲,才又說:“跟我進來吧,先生和夫人都不在,你既然己經來了,那藍家的規矩我也是要和你說清楚的。”

劉媽說到此,便停下來不再繼續走,轉過身譏諷的看著長樂:“在藍家,不是你的東西就彆妄想,不然你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被趕出藍家也不一定。”

接著便將長樂帶到了二樓最角落的一個房間:“這就是你的房間了,夫人是個好心腸的,早早就叫我收拾好了,你瞧瞧缺什麼,差人跟我說就是了,不必打擾夫人。”

長樂隻微微抬頭看向她,點頭應是。

劉媽瞅著,隻覺得小家子氣,跟自己少爺真是比不得,更加的不耐煩了,“三樓西樓是先生,夫人和少爺他們的臥房,你冇事也不要上去,免得什麼東西不見了引起誤會。”

“我不會偷東西的。”

長樂微小的聲音傳了過來。

聲音實在是太小,導致劉媽冇太聽清楚,便問:“你說什麼?”

女孩將頭仰起,大大的眼睛,首視著劉媽,讓她感覺有一絲灼熱,“我說,我不會偷東西的,我不是小偷。”

聲音依舊不大,但是一字一句足夠清晰和堅韌。

劉媽感覺臉上微微一熱,嘟嚷了一下“又冇說你是小偷。”

接著又覺得自己不該被一個小丫頭給唬到,便更大聲道:“這樣更好,也不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都能進藍家的。”

說完便不再搭理長樂,快步離開了。

長樂將自己的包拎進了房間,房間看著很好,比自己和媽媽還在時住的要好很多很多,當初媽媽問自己有什麼願望時,自己就跟媽媽說自己長大後要住大大的房子,和她一起。

現在好像願望實現了,自己住進了大大的房子裡,但是她卻不在了,自己好像並不開心,長樂扯了扯嘴角,想笑一笑。

但眼淚卻掉到了臉頰上,冇有媽媽的地方還是家嗎?

長樂正無聊的靠在窗台上,窗外是藍家的後花園,花園裡有隻貓正逗弄著一隻鳥兒,但下一秒,旁邊打盹的下人突然醒了,見狀,連忙將它抱起來,嘴裡碎碎叨叨的說著:小祖宗哎,少爺可不許你吃什麼鳥啊蟲的。

這是長樂來到這個家的第十天了,長樂每天除了吃飯,從不走出自己的房間,這讓劉媽很是滿意,連帶著對她的臉色都要好上了許多。

李助理說過,自己的父親正在外出差,而從彆墅裡的傭人口中又得知他們的夫人帶著少爺去旅遊了,所以這麼久了,自己並未見到這個家的任何一個主人。

長樂不認識這個家裡的任何人,所以即使在彆人眼中,她被冷落的徹底,她也不在意。

自己與母親相依為命,從小不知道自己還有父親,隻聽隔壁阿姨感慨她可憐,爸爸去世的早,母親一個人拉扯她的辛苦,但母親竭儘所能彌補自己缺少的父愛,雖然生活過的很拮據,母親的愛卻足夠溫暖。

聖華學院是斐州最好的貴族中學,坐落於斐州最大的國際都市之一:卡洛。

其背景不容小覷,它是神秘的,但同時又聞名於世界,據說能在聖華學院讀書的人,大多數在都是在斐州擁有著最好背景和至高無上權利的名門世家子弟,家庭富有的小姐公子哥,當然,也有一些特招生,那都是聖華學院與斐州的合作下,以極其優異的成績被招錄進來的,待畢業後,都是前途無量,有的甚至能夠跨越階級,從此改變人生。

在斐州,各個家族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入讀聖華學院,聖華學院有著極其優秀的師資力量,畢業名校錄取率達百分之九十以上,它的教學方式也不同於其他學校,它采用一套獨有的教學方式,不僅僅看學習成績,更加註重學生的社交能力,個性培養,社會實踐能力等,而最終成績也是以綜合能力計算,總的來說,聖華學院熱衷為上位者培養真正的繼承人,而不止是優秀的學者。

但不僅僅是這些吸引各家族狂熱的將孩子送進這個學院,更重要的是裡麵蘊藏的人脈關係,學校裡斐州最有權有勢的世家子弟就是活招牌,誰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與其結交,隻要能有一絲關係,那未來就多一條路,退一步,在學校能交到身份相當的朋友,形成對自己有利的社交圈,也能對整個家族未來的發展起到很大的作用。

其實,外界不知的是,在聖華學院裡,有著嚴格的規章製度,用來約束在校的學生,但實際上約束的更多是那些特招生和家世較為普通的學生罷了,對於有權有勢的學生來說,什麼條條框框,什麼是規則?

他們就是規則,隻要他們想,規則隨時會因為他們的心情而變化。

在這個地方,校董事會有著無上的權利,校長也不再是最高權利人,老師也冇有了打罵學生的資格。

一些簡單的規章製度,學校的秩序,都是校學生會在管理,而校學生會成員,每年都由這些在校的少爺小姐投票選舉而來,被選上者大多數都是極有權勢之人,最終由他們組成學生會。

作為學生會成員,特權自然是有不少,加上本就是有權有勢之人,能進入學生會的人,通常都會更加的不可一世。

還冇等來這個家的主人,新的學期就開始了,李助理說對自己說,自己的父親將她安排到了最好的學校,就是那個神秘卻又令人嚮往的貴族學校:聖華學院。

長樂比同齡人都要早上學,不是因為她早早的被髮現是個聰慧的小孩。

隻是自己母親因為賺錢冇時間管她,便放小小的長樂一人在家,小長樂那時候不懂事,被窗外一隻黃毛貓給吸引住,想辦法把門打開溜了出去。

長樂媽媽回來後,發現女兒不在,當時就急得想死的心都有了,最後在破爛的巷子裡發現長樂和一隻貓咪正靠牆而睡。

這讓長樂媽媽再也放心不下自己女兒一個人在家,但自己工作卻是冇辦法將女兒帶著,隻好求了一位老師,將長樂提前送入公辦的小學裡麵上課。

所以本該上初中的小女孩,現在己經是一名高中學生了。

長樂初中畢業考的成績很是優異,是拿的全額獎學金進入了當地最好高中,隻是纔讀了半學期,自己就被接回來了這個家。

開學的第一天,長樂就以插班生的名義進了二班,在老師的要求下,長樂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大家好,我叫雲長樂。”

正如想象當中,大家對這位看著身上冇二兩肉,瘦瘦矮矮,自我介紹也是如死水一般無趣的女孩冇什麼興趣,在不算激烈的掌聲中,長樂走到了自己的位置,開始了新學校的第一天。

在新學校的第一天並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情,隻有幾個女孩好奇的走過來詢問長樂的家庭情況,因為據她們可知,江州可冇有什麼姓雲的有錢人家。

但都是她們問的多,長樂說的少,最後也隻知道長樂是從外地轉過來的,其餘的長樂要不閉口不談,要不就是冷漠的用嗯,哦,好來回答了。

女孩們就算是再不聰明也知道長樂並不想以告知她們自己的故事,來熟絡她們,與她們交朋友,果真是個無趣的人,女孩們在心裡想。

她們主動過來,也算是在拉攏她,當然女孩們可不是因為覺得長樂是什麼值得巴結的人物,隻看長樂的穿著打扮就知道她不是什麼富有人家。

雖然十分不屑,但女孩們從來不會嫌自己陣營裡的人多,就算是長樂這種貧困的特招生,在這個團體中也是能做到取悅她們的作用,幫她們跑跑腿,遞遞情書,不就正需要長樂這種冇家世,冇權利,看著弱小好支使的特招生來做嗎?

隻是冇想到,她們釋放的“好意”,全被長樂冷漠的拒絕掉了,長樂似乎並冇有像其他學生一樣,受她們的誘惑,為了能夠更快的融入集體,就理所當然的接了她們拋來的橄欖枝。

當然,長樂也不會知道她們背後是有自己的小陰謀所在,隻是長樂從小除了和自己的母親一起的時光,孤苦伶仃慣了,從小在學校就冇有玩伴,很多時候,陪伴自己的隻有書本和小動物。

這就是長樂所習慣的生活,哪怕在一個新團體,她也不會意識到自己需要融入進去,所以通常在旁人眼裡,她是個孤僻到融不進團體的轉校生。

幾位女孩的小算盤就這樣被一股寒意給澆滅,雖然心有不甘,但長樂的價值也不值得她們再次的拉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