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練氣百億層,證道神話大羅 第二章 玄黃母氣鼎

牧塵抬頭,隻見玄黃小世界上空,無儘的玄黃之氣如同潮水般湧動。

那玄黃之氣,宛如浩瀚無垠的金色海洋,波濤洶湧,澎湃激盪。

它們相互交織、纏繞,每一絲每一縷都蘊含著無儘的原始與古老的韻味。

這些玄黃之氣時而如巨龍般盤旋舞動,時而如密雲般層層堆疊,散發著一種雄渾厚重、古樸蒼茫的氣息。

光芒閃爍間,似有無數玄妙的符文在其中若隱若現,彷彿蘊含著天地初開的奧秘與法則,令人望而生畏,又充滿了無儘的吸引力,彷彿能將一切都包容其中。

“不對,不止玄黃之氣,還有玄黃母氣。”

牧塵驚喜道。

玄黃母氣,乃玄黃之氣的源頭,隻要一道玄黃母氣便可孕育無窮無儘的玄黃之氣。

而且,玄黃母氣最適合用來煉製後天靈寶,一道玄黃母氣,便能煉製一件可成長的下品後天靈寶。

理論上隻要時間足夠,用玄黃母氣煉製的下品後天靈寶最終能夠成長為後天至寶。

“一道、兩道、三道…三十六道,足足三十六道玄黃母氣,發財了。”

當即牧塵便決定利用玄黃母氣與海量的玄黃之氣煉製一件護身至寶出來。

牧塵念頭一動,一道玄黃母氣便如同雷龍一般飛向了他。

當玄黃母氣落下時,如同實質般的重力向他壓來,壓的他所在的大地都開始下沉。

“傳聞中玄母氣沉重無比,一縷便能壓塌一座山脈,如今看來果然不假,這一道玄黃母氣怕是比之一顆星辰還要沉重。”

牧塵一揮手,一股無形的力量便托住了落下的玄黃母氣。

煉氣百億層,讓他對“氣”的掌控己經達到了一種極為可怕的地步。

無論是是後天靈氣、先天靈氣,亦或者混沌之氣,他都能吸收煉化。

不過,玄黃母氣與一般的“氣”還是有所不同的。

牧塵屏氣凝神,全神貫注地盯著眼前那道玄黃母氣,他雙手舞動,一道道靈力光芒如絲線般纏繞其上。

那玄黃母氣在靈力的包裹下,開始緩緩蠕動起來,彷彿有了生命一般。

它不斷掙紮著,試圖掙脫這束縛,但牧塵的靈力堅韌無比,緊緊地將其困住。

隨著牧塵不斷施加力量,玄黃母氣漸漸變得溫順起來,開始一點點地被煉化。

轉眼百年。

牧塵收回了法力,頭頂的玄黃母氣開始不停變幻形狀,最終化作一三足兩耳的玄黃鼎。

玄黃母氣鼎。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不錯,不錯。”

看著玄黃母氣鼎,牧塵滿意的點點頭。

“收——”吳邪一掌打在玄黃母氣鼎上,玄黃母鼎迅速放大,鼎口散發出一股磅礴吸力,將蒼穹之上的玄黃之氣與玄黃母氣儘數吸入其中。

其中海量的玄黃之氣首接被玄黃母氣鼎吞噬,首接節省了無數時間,讓玄黃母氣鼎從下品後天靈寶一躍成為後天至寶。

以玄黃母氣煉製的玄黃母氣鼎用來砸人應該是不錯的,就算是大羅金仙來了,也一砸一個不吭聲。

“有了此鼎,我接下來洪荒世界之行便多了一份保障。”

牧塵自語道。

轉眼又過去了九百年。

等到洪荒強者都離開前往紫霄宮聽道,吳邪這才走出玄黃小世界。

現在的他,主打一個猥瑣發育。

反正隻要不死就是王道。

洪荒大陸。

天地蒼茫,山川連綿起伏,有的高聳入雲,雲霧繚繞其間,宛如仙山聖地;有的則雄偉險峻,怪石嶙峋,透著無儘的威嚴與滄桑。

大地上,古老的森林鬱鬱蔥蔥,巨木參天,見證了無數歲月的變遷,河流奔騰咆哮,如同銀色巨龍般蜿蜒穿梭於大地之上,浪濤拍打著岸邊,濺起層層水霧。

天空中時常風雲變幻,彩霞絢麗與雷雲翻滾交替出現,時而陽光灑落,照耀出一片金碧輝煌;時而陰霾密佈,透出令人心悸的威壓。

剛剛現身洪荒大陸的牧塵被震撼到了,他立身於萬米高的古樹樹冠,看著周圍景色。

“嗯,好像有什麼東西向我飛了過來。”

牧塵抬頭凝視著頭頂烏雲,烏雲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快速遊動。

“嘶——”突然,一個巨大的黑色蛇頭探出烏雲,黑色蛇頭張口,一道黑色閃電便向著牧塵劈來。

“果然,都說洪荒危險不是冇有道理的,我這纔剛剛降臨洪荒大陸,什麼都冇有做便遭遇莫名攻擊。”

牧塵皺眉,喚出了玄黃母氣鼎,輕鬆擋下來了黑色閃電。

然而,蒼穹之上,黑色蛇頭卻是不依不饒,連續吐出黑色閃電劈向牧塵。

這一刻,黑色閃電似是上天的審判,要毀滅萬物。

“夠了——”牧塵冷哼一聲,一揮手,玄黃母鼎散發出一股吸力將所有黑色閃電吞噬,然後向著黑色蛇頭砸去。

轟隆隆——玄黃母氣鼎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量,如同一顆流星般砸向黑色蛇頭。

黑色蛇頭似乎感受到了威脅,它扭動著身軀,試圖躲避玄黃母氣鼎的攻擊。

然而,玄黃母氣鼎的速度太快了,黑色蛇頭根本來不及躲避。

隻聽“轟”的一聲巨響,玄黃母氣鼎狠狠地砸在了黑色蛇頭上。

黑色蛇頭髮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似是被砸暈了,巨大身軀自烏雲中隕落,落向大地。

“這麼大的身體,若是砸到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牧塵搖搖頭,念頭一動,玄黃母氣鼎散發出一股吸力首接將黑色大蛇吸入鼎中。

“還好冇有全力出手,不然就給首接砸死了。”

吳邪的目光看向玄黃世界鼎。

玄黃母氣鼎中,黑色大蛇的身體還在本能抽搐,可見剛剛那一砸對它造成的傷害。

不多久,黑色大蛇便睜開了眼睛,正好與牧塵對視。

“你是誰?

為何突然攻擊我?”

牧塵看向黑色大蛇問道。

黑色大蛇:“……”看著神色呆滯的黑色大蛇,牧塵心中一動:“這該不會是被我砸傻了吧!

要不就首接滅口算了。”

黑色大蛇聞言身體猛地一顫:“我是洪荒異獸黑水玄蛇,因為你闖入了我的領地,我這才攻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