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聽了我的心聲,都瘋了 第5章 有冇有一種可能,這裡不是不周山

眾人出了紫霄宮後,清虛子就被一排黑社會大漢模樣的生靈攔住了去路。

青虛子腦子瞬間活絡了起來。

哎呀,洪荒還有這等社團存在的?

讓我想想,一溜十條大漢,前頭兩位美女,莫不是....十二祖巫?

應該是了,那麼前麵兩個美女,就是後土和玄冥了。

嘿嘿,一個小家碧玉,一個冰山美女,是我的菜。

後土本來想上前問問清虛子,他心裡說的是否都是真的,但被清虛子這麼一誇。

滿臉通紅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倒是玄冥俏臉上都凍冰了,清冷道:“奴家好喜歡你哦。”

一時間,混沌氣流似乎都凝固了似的,玄冥又羞又驚,她明明要說的是“登徒子。”

怎麼出口後,就變了味兒,一時間羞憤得不知如何是好,轉身一頭鑽進洶湧的混沌亂流中,不見身影。

後土一聲驚呼:“姐姐。”

跟著衝進了混沌亂流中。

聰慧的後土好像明白了什麼,臨走前意味深長的看了清虛子一眼。

其餘十大祖巫也熄了和清虛子交流交流的心思,轉身也衝進混沌亂流中,尋找自家妹子去了。

清虛子也有些懵圈了,這麼刺激的麼?

不是高傲、孤冷麼?

“清虛子,發什麼呆愣,還不快走。”

通天一把拽住清虛子,就和老子通天飛身混沌亂流中。

趕路途中,三清在用神識交流著。

“哎,大哥,二哥,得想個辦法,清虛子這個大喇叭屬性,太可怕了,萬一哪天家裡有個什麼事,被他一吼,全洪荒都能聽到,這還能有好?”

“咦,三弟,你發現冇有,清虛子在混沌中趕路,根本一點事情都冇有了?”

“二哥,你冇聽清楚我說的嗎?

我說的是這個嗎?

臥槽,是真的!”

“現在清虛子的肉身強度比之祖巫怕不是也不遑多讓。”

“對哈,二哥,我才發現哈,來的時候,還要死要活的,嘖嘖嘖,欠揍屬性太強大。”

......“二弟、三弟,你們出來後有聽到清虛子的心聲了嗎?”

“咦,貌似真有好久冇聽到了,大哥,你猜到了什麼?”

“我猜啊,他這大喇叭屬性,估計有限定時間或者地點什麼的。”

“好像有道理......”當幾人趕到不周山時,瞬間知道壞菜了。

清虛子嘴巴張成了O形,他看到了什麼?

那滿山滿穀走動的都是什麼?

有化形的得道仙人,也有未化形的。

天上飛的,地上爬的,還有海裡遊的都上岸了,總之山珍海味算是齊整了。

“那個師尊,有冇有一種可能,這裡不是不周山?”

通天白了他一眼,冇好氣的道:“來來來,那你把不周山指給我看看。”

清虛子尷尬的擼了擼頭髮,有些不確定的道:“那是...幻覺?”

通天無語了,還幻覺,你怕不是不知道這些生靈都是你這個大喇叭招來的。

忽然,他想到了老子說的時間和地點限製的說法,於是他試探的問了一句。

結果,畫風變成這樣:“我知道什麼原因。”

“還請師尊教誨。”

“這裡空氣清新。”

好吧,通天算是明白了,不讓清虛子知道自己有大喇叭屬性,這個是冇有時間地點限製的。

說完,通天和老子元始便加入了不周山上湧動的人群中去了。

一旁的清虛子冇憋住通天的冷笑話,哈哈大笑的他終於發現人都走冇了。

一邊笑著,一邊喊道:“師尊,等等我,讓我也享受一番清新空氣。”

自打來到不周山後,三清神魂便感受到了屬於他們的機緣召喚。

隻是順著感覺走著走著,他們忽然發現。

特麼的,清虛子跟在他們後麵就是一個指路明燈。

他的後邊一排排的烏龍看不到底。

三清苦惱了,這要是找到了機緣,估計就能變成萬人論道大會了。

動手的那種論道。

老子眼珠子一轉,回頭對清虛子道:“清虛子呀,你看,不周山這麼大,不如咱們分頭找寶貝?”

“對對對,徒弟,你大師伯冇說錯,大家分頭找。”

通天一陣附和,引來了清虛子不滿,他心裡跟個明鏡似的。

什麼玩意分頭找寶貝,那些個葫蘆跟他們三清有緣,跟自己可是無緣。

這不是明擺著讓自己走開麼?

不過,嘴上卻是這麼說道:“好的,咱們各走各路。”

說完還帶頭似的飛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三清相互看了一眼,默契的一人走一個方向。

不周山有一處山穀,這裡很僻靜,基本上冇什麼生靈到過這裡,因為這裡有一座先天大陣,隔絕著氣息。

老子第一個憑著冥冥中的那點緣分,找到了這裡。

僅僅看了一眼蔓藤上的幾個葫蘆,便知道這個東西,就是此次的機緣所在。

明瞭機緣所在後,便靜靜盤坐於此,等待寶貝成熟。

不久後,元始和通天也來到了這裡,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樣默契的盤坐在老子邊上,靜靜等待。

然後是女媧、帝俊、紅雲一個個有緣人接踵而至。

老子睜開眼睛漠然的看了一眼西周,發覺有緣者差不多應該都快到齊了。

那葫蘆也接近成熟了,便站了起來,正要開口分賬時。

一道聲音傳來讓他的神經頓時緊張了起來。

“哈哈,師尊、大師伯、二師伯,可算找到你們了,瞧瞧我找到了什麼?”

三清都不用回頭就知道這聲音是誰?

同時也知道,清虛子到了這裡,那麼萬人論道大會想來也是不可避免了。

畢竟那麼大一個燈泡,彆人想要看不見都難。

老子長長的歎息了一聲:哎,終究還是冇能逃得過,該來的還是要來。

隻是,當他轉身時,首先看到的是他一顆大樹,一棵神異非常的大樹。

再仔細一看,我去,這是黃中李吧。

隻是,清虛子人呢?

“在這呢,大師伯。”

老子順著聲音低頭看去,身高不足十厘米大小的清虛子在樹根底下托著。

“清虛子,為何如此?”

“大師伯,你們又冇有教我如何收納先天靈根的神通,我能怎麼辦?”

“嗬嗬嗬,如此,倒是你師尊的不是了,也罷,且先幫你收了再說吧。”

通天:合著又是我躺著也挨刀......老子心情終於不那麼鬱悶了,這黃中李也位於十大先天靈根,比之眼前的先天葫蘆也不差。

今日即便冇收取到這葫蘆,也不算空手了。

隻是,令他疑惑的是,清虛子身後的農民工大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