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侯門主母重生,她腳踩渣男逆襲了 第5章不爭不搶就好嗎?

“王嬤嬤,我快要被嚇死了。”

沈雪寧靠在搖椅上還心有餘悸的。

夏婉一個眼神,就能把她嚇得半死。

“夫人,你可不能害怕,若是你現在就畏懼了,以後將來怎麼辦?”

王嬤嬤沉聲問道。

“難道你不想和侯爺在一起了,還是不想當侯爺的夫人了?”王嬤嬤看了她一眼又說道。

沈雪寧一聽這話又打起了精神來。

她費儘心思和李自成在一起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當侯門主母嗎,過人上人的日子。

“嬤嬤說的極是。”

“夫人要永遠記得自己想要什麼,這樣往後的路,才能走的更順利。”

王嬤嬤說了幾句安慰的話,便不在言語。

春桃看著坐在馬車上,發了很久的呆的夏婉輕聲問道,“夫人,您怎麼了?”

她感覺夫人和那個女人對上那一刻,眼底閃過恨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夫人與人和善,平日裡也是極少出門的,怎麼就找到了這裡來也是奇怪。

“春桃,你剛剛有冇有注意到,那女人手上的手鐲很眼熟?”夏婉聲音輕輕的。

聽見夫人問,春桃才細細的想了起來,不說不知道,一說真的有些像夫人的陪嫁。

可是她又不敢確定是不是真的,畢竟東西有相同也是正常的。

“夫人或許隻是外形一樣吧,她身上的東西,一看就廉價的很,哪裡能比得上夫人的。”

春桃鄙夷起來。

在她心裡,夏婉的東西,樣樣都比旁人的好。

夏婉冷著聲音說道,“這東西是祖父留給我的,世界上隻有一套,不會有第二套的,哪怕是仿照也不可能的。”

“那……”春桃聽見她這麼說,都不敢想了。

為什麼那個女人會有侯府的東西?

她不敢相信侯爺居然在外麵養了一個外室。

她更不敢看此時夏婉的樣子,難道夫人什麼都知道了,今天是刻意來這裡的。

可是那個女人肚子都這麼大了,快要生了吧,如果這個孩子是侯爺的……天啊,春桃捂住了嘴巴,她發現了什麼大秘密。

“這件事情,你不要和旁人說起知道嗎?”

夏婉樣子非常平靜。

“夫人,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春桃膽戰心驚的說道。

夏婉冷冷一笑,雙手掐著自己的肉,讓自己保持清醒。

“夫人,有什麼需要奴婢做的,您儘管吩咐便是,奴婢會永遠站在夫人這邊的。”

春桃一本正經說道。

她和夫人一起長大的算得上好姐妹了。

而夏婉現在能相信的人也隻有她,所以才把這個事情與她說。

也是因為信任。

“春桃。”

夏婉握住她手。

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不方便做,隻能讓春桃代勞了,她也知道這丫頭死都不會背叛自己的。

想到了上輩子春桃這個丫頭為了救自己出去,被李自成賣到了窯子裡麵,夏婉就心痛。

這輩子她不僅要保護好親人,也會保護好她的。

“夫人,不要著急奴婢會幫您的。”

春桃還是很擔心她的。

夏婉靠在她身邊,心裡憋著的事情,說出來也好受了許多。

“春桃幫我看著幾個孩子,不要讓老夫人的下人接近她們。”

“夫人放心,奴婢一定會看好小姐的。”

春桃認真說道。

夏婉緊擰的眉心,在這個時候,也稍微舒展了一下。

她知道有些事情急不了的,所以得慢慢做。

想到他對自己和孩子做的事情,夏婉的內心就越發的苦澀。

春桃見狀說了些她愛聽的話。

“夫人昨天流蘇坊的管事嬤嬤來了,問夫人什麼時候有空。”

流蘇坊是京城有名的成衣鋪子。

幾乎京城的所有貴婦,都喜歡到她這裡定做衣服。

所以她們侯府也是一樣的。

“讓人給她傳個話,明天過來吧。”

夏婉隨意的說道。

因為她知道,李自成也答應了,給沈雪寧也做件衣服,就在明天。

也是流蘇坊嬤嬤去做的。

到時候沈雪寧會穿著這衣服,來替老夫人祝壽的。

這是沈雪寧第一次來侯府的日子。

那個時候自己冇有注意到這個人,這次有了重生的記憶,她一定會讓沈雪寧後悔來這裡的。

“是。”

春桃記下了。

她們纔剛剛回來,府裡的嬤嬤就過來找她了。

“夫人,老夫人有請。”

林嬤嬤規矩的說道。

“嗯。”

夏婉便去了老夫人哪裡。

老夫人年紀大了,平日裡也不愛出門,加上身體不好,所以一首在後院靜養著,看著平日裡不管閒事,其實手伸的老長。

看著她對所有的人都好,其實很有心機的一個人。

表麵功夫更是做的好。

她那偽善的麵具,就讓自己來拆穿吧,夏婉心想。

“老夫人,人來了。”

林嬤嬤先進去通傳的。

冇一會兒夏婉就被帶了進去。

進去就看見,一個白髮蒼蒼,卻十分有精神的老太太端坐在那裡。

她看見自己的時候,眉眼含著笑意,“婉兒,快點過來,你這孩子,怎麼還和以前一樣拘束啊。”

夏婉慢慢的走過去,給她行禮之後,才坐下來。

“好孩子,你看著憔悴了許多,是不是我兒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李老夫人假惺惺的說道。

要不是這次沈雪寧要來侯府,她也不想見夏婉的,一個連兒子都生不出來的女人,她看了覺得晦氣。

“回,娘冇有,侯爺對妾身很好。”

夏婉還是以前那副好說話的樣子。

原本對她有怨氣的李老夫人,語氣也隨和了一些,“還是咱們家婉兒識大體,體諒男人。

不像那些小門小戶的女人,就知道打壓自己男人。

咱們身為女人,隻要把後宅之事打理清楚就行了,其他不用管的。

你的好,成兒心裡也清楚的,他一首在我耳邊唸叨你的種種好呢?

說你識大體貼心。”

李老夫人握著她的手,語氣溫和說道。

夏婉自然知道,這一切都是李氏瞎編的,偏偏前世自己還當真了,以為不爭不搶就好。

最後苦的是自己和孩子,現在細細想來,自己也是傻的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