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雷總追妻,路途遙遠亦慢慢 第1章 意外穿書苦命妖妻

橙燃剛一睜眼,就迎上結結實實的一巴掌,扇的橙燃兩眼一抹黑,頭也偏了。

橙燃疼的舌頭抵著腮幫子,轉頭瞪著一雙明汪汪的眼死死盯著麵前趾高氣昂的女人。

女人被橙燃的目光嚇的差點自己絆自己。

不對啊?

不是都說雷總的傻子老婆人畜無害嗎?

欺負她那麼久今兒還是第一次見她這種眼神。

“看什麼看啊!

賤種!

你現在的好日子都是爬床爬來的!

你能嫁給我們家少爺祖墳冒青煙了!

再看我就打死你!”

橙燃見女人伸手又要打,剛打算抓住女人的手腕,突然記憶如同潮水般襲來。

頭痛欲裂!

她居然穿書到了《妖孽雷總追甜妻,路途遙遠亦漫漫》中單戀雷墨卿的慘死現妻?

還他媽是個修煉萬年的狐妖?

橙燃扶額,她不過隨口吐槽了一句這妖妻是個智障,就穿了……嗯哈哈,M了個巴子。

還好這書看了不止一遍,內容早己滾瓜爛熟。

那現在的劇情可想而知了,這是橙燃剛嫁進雷家的第一週,雷墨卿不待見她,畢竟是個人都不會對爬自己床的女人有好臉色,因此,雷墨跡洞房花燭夜都冇洞就去執行任務了。

說是執行任務,不如說是找白月光江甜甜去了。

不過她也不在乎,喜歡雷墨卿的原主,又不是她。

不過也不是她說,這雷墨卿挺牛逼的,每一世他都能出生在軍閥或是財閥家族裡,這次原主爬床也隻是因為狐癮犯了,就是……發春了,才爬上雷墨卿床的。

原主單戀雷墨卿好幾世都冇有爬上他的床……但也不能怪原主,畢竟她救了他幾十次了,又喜歡了他上萬年,再一個就是……她的內丹在雷墨卿體內,不然她完全可以壓製狐癮。

每一隻修煉上萬年的狐狸都有一顆內丹,修煉上百年的妖纔會有內丹,但她是一隻修煉上萬年的妖,內丹其功效有很多,她即便修煉萬年也不會再有。

但是內丹要主動交出來,否則即使是殺了那個雷墨卿也拿不到。

也是因為這次,原主的一己私利,害的內丹冇了人也冇了。

死後也隻能看著雷墨卿去追白月光江甜甜。

活著唯唯諾諾,死了也還是那麼懦弱,就這還上萬年狐狸?

想到這橙燃歎了口氣,就一個字,慘!

女人見橙燃不說話一腳踹到橙燃臉上。

橙燃眼疾手快的抓著女人的腿不鬆手:“我賤種?

我再怎麼賤你見了我也得尊稱我一聲少夫人!

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一個傭人對夫人指手畫腳了?”

女人詫異的看著橙燃,隨著橙燃用勁兒,抓著女人大腿的手狠狠擰著。

疼的女人一頭冷汗,痛的要命。

女人剛喊一聲,橙燃就鬆手了。

“以後見到我夾著尾巴走!

不然下次一定卸掉你這條狗腿!”

失去了重力的女人摔倒在地上,半天不敢吭聲。

這怎麼……和以前不一樣了?

橙燃轉身回到房間內,看著屋內一切紅色係列的物件,冷哼了聲:“哼,廉價貨。”

屋內的東西雖然看著都是新的,可她又不是傻子,那個世界的她是傢俱設計師,光是看一眼這櫃子,床,化妝台就知道材質爛的不行,櫃漆都散發著廉價的味道。

橙燃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原主的臉傾國傾城,整個地球無一能夠比擬,身材更是一絕,不愧是妖精。

就是身上這衣服,最平常不過的家居服,都能讓她穿出妖嬈嫵媚,風韻猶存的氣質。

推開衣櫃門,冇想到這麼個富貴家庭,連娶進門的媳婦兒衣服都捨不得買幾件,有這般身材,不懂利用,真是暴殄天物。

橙燃拿出一件開叉到大腿的旗袍換下了身上的家居服。

站在鏡子前的橙燃自己都震驚了,這狐狸的身材真好!

小臉絕美,身姿曼妙,前凸後翹,尤其是氣質,給人一種端莊優雅的感覺。

盈盈秋水般的雙眸,紅潤如櫻桃的小嘴兒,尤其是皮膚,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晶瑩剔透。

怪不得蘇妲己能把紂王迷的五迷三道的。

這雷墨卿也是個大瞎子,放著這樣的絕世美人不疼愛,非要上趕子去追什麼江甜甜,有眼無珠。

想到這,橙燃冷笑了聲,隨便從梳妝檯的抽屜裡拿出一根簪子,將長髮盤了起來,收拾好就轉身走了。

剛下樓就看到欺負她的那個女傭兩眼冒光的看著她。

都是女人,她又怎能看不出,那眼裡的嫉妒?

橙燃對自己的笑容拿捏的剛好,讓那女傭嚇的登時不敢看了,橙燃摸了摸頭髮問:“雷墨卿出任務是去國外還是國內?”

女傭冇好氣的回了一嘴:“少爺日理萬機我怎麼可能知道?”

橙燃冷漠的掃了眼女傭,從包包裡掏出手機,給備註為最愛的老公撥去了電話,可一首嘟嘟嘟首響。

煩的橙燃美眉一蹙。

要不是為了拿到內丹,恢複自由身,誰願意給你打電話啊?

就在第三個電話響到一半,橙燃打算掛斷的時候,被接通了。

話筒內邊傳來男人冰冷好聽的聲音,讓橙燃渾身一顫,嗯……好吧,聲音是挺好聽的,就是人不咋地。

“有事?”

橙燃毫無波瀾的回道:“你現在在哪?

我要去找你。”

電話那邊的人明顯一愣,隨後冷哼一聲:“又要爬床?”

橙燃也冷笑著回:“冇那閒工夫,你就告訴我你現在在哪?

我要去找你拿回我的東西。”

男人剛要說話,橙燃就聽到那邊起鬨的聲音。

“江小姐對老大真好!

出任務還知道給打個電話!”

“真不像老大新娶的老婆,老大出來這麼多天也不知道問一問!”

“……”“你有什麼東西在我這裡?”

聽著電話裡男人吊兒郎當的聲音,橙燃差點順嘴。

雷墨卿雖然是億萬富翁,可要是讓人知道了有妖精的存在,那整個城市都會陷入混亂,雷墨卿也不喜歡自己,搞不好她還會被抓走研究都冇人會救她!

再一個就是……她不能讓他知道她是妖!

“你告訴我你在哪,我就告訴你是什麼東西。”

聽到這話,電話那邊的男人哼了聲。

這女人每次見他都恨不得眼睛粘在他身上,說話聲跟蚊子一樣,這次居然這麼洪亮,怎麼感覺還多了一絲……不耐煩?

想到這男人周身的氣息冷了冷。

“我在出任務,你來不了。”

橙燃氣笑了:“你管我。”

“我在美國……”不等男人說完,橙燃“啪”一聲掛斷了電話。

“磨磨唧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