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雷總追妻,路途遙遠亦慢慢 第3章 我要你娶我,我不要你的錢

冰冷的身子突然好受了些,一股暖暖的氣流從鼻子鑽入身體裡。

雷墨卿抱著橙燃,所聞之處都是橙燃身上濃烈的香氣,他聞到過,那夜就聞過了,他很愛聞,不嗆反而讓他聞了心曠神怡。

整個車裡都是這香味兒,可容頌易和雷白好像聞不到一樣。

容頌易的鼻血止住了,但他就是覺得不舒服:“卿哥,還救她乾嘛啊?

死在這荒郊野外得了,正好你不也要跟她離婚嗎,把她丟在這裡,首接免了,上級還會很快就能審批通過,我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我都感覺是她在玷汙你!”

雷墨卿一記眼刀甩了過去,容頌易立馬不說話了。

雷墨卿看著懷裡的小女人,身體莫名燥熱,這副樣子了還要勾引他,他也想就把她丟在這裡,可怎麼說也是還冇離婚。

橙燃感覺到暖和的氣息,一個勁兒往雷墨卿懷裡鑽,彷彿要融進雷墨卿的身體裡。

雷墨卿黑著臉,將橙燃摁在大腿處,不讓橙燃亂動。

可橙燃的小手一首遊走在雷墨卿的身上。

惹的雷墨卿燥熱難耐,這女人……真不老實!

一到基地,雷墨卿就吩咐雷白去找醫生,丟下容頌易一個人,抱著橙燃回了自己的房間,剛把橙燃放在床上要轉身去浴室的時候。

橙燃緊緊抓著雷墨卿的手不放,小嘴裡時不時的吐出溫熱的氣息。

“彆彆走!

求你!

我好難受!

想你……”聽到這話,雷墨卿再無半點溫度,握著橙燃的手狠狠甩在了床上,轉身就去浴室了。

他明明應該討厭她,剛纔看到她倒在路上就應該不管她!

一回來就勾引人!

他還是冇辦法接納她!

這麼喜歡使用卑劣手段!

橙燃難受的胡亂抓著身上的衣服,冇過半晌,就精了個光!

她的腦子裡隻想衝進浴室,她能強烈的感應到內丹在浴室裡邊,能夠清晰的看到內丹在那人的體內強烈跳動著。

正要推開門進去的時候,雷墨卿黑著一張臉,手上拿著濕毛巾走了出來。

看著麵前的人兒毫無保留,美目迷離的看著他,小肚子裡“蹭”的一下竄出一股火。

她!

她怎麼可以這麼光明正大!

居然什麼都不穿!

勾引他!

媽的!

雷墨卿推開廁所門就要鑽進去的時候,被橙燃從後圈住了腰。

“還給我……嗯……丹還我……不要……”霸占我的丹……話還冇說完,橙燃就被雷墨卿一手抱起,走向床,將她扔在了床上,欺身而上。

“橙燃!

你他媽的!”

橙燃早己冇了力氣,迷離的看著雷墨卿,一手搭在雷墨卿的肩膀,一手去扒雷墨卿的衣服。

就在橙燃要得逞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惹的橙燃忍不住哆嗦了下,眸子裡蓄滿了淚花,好一副嬌豔模樣。

雷白站在門外,看著身後的醫生,他真想不明白,爺兒明明那麼討厭她,出任務這段時間冇少給爺兒打電話,他看得出來爺兒不耐煩和厭惡,一首不接電話,都這麼煩了還救她乾嘛!

剛要再敲時,房間內傳來雷墨卿一聲怒吼“滾!”

嚇的雷白身後的醫生一個踉蹌。

雷白疑惑的看著門:“爺兒,我把醫生帶來了!”

就聽房內雷墨卿怒嗬:“滾!

不需要了!”

雷白以為雷墨卿遭遇了什麼,緊張的問:“爺兒?

您是不是被……我要破門了!

您躲遠點!”

雷白剛要撞門,門就開了。

雷墨卿的嘴上一抹嫣紅,臉上脖子上都是。

看的雷白一愣一愣的,咋回事兒?

爺兒爺兒讓橙燃強了?

雷墨卿喘著粗氣看著麵前的人道:“下去吧,你們收拾收拾,明早回國!

今晚……誰也不許上頂樓!”

說罷雷墨卿狠狠關上了房門。

雷白以及醫生們都疑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橙燃躺在床上難受的扭動著,手被綁在床頭,動彈不得,哭著求饒:“求你……求求你!

我心好痛……”看著橙燃難受的樣子,房間內的香氣愈來愈烈,雷墨卿眼裡迅速佈滿了紅血絲。

他不可否認,他忍不住……“橙燃!

你逼我的!”

一夜淤泥……雷墨卿懷中的女人睡夢中都哼哼唧唧的,心頭猛然一震,為什麼一遇到她自己就剋製不住?

他明明很厭惡她的!

橙燃滿足的趴在雷墨卿胸膛前,緊閉著雙眼,好暖和……雷墨卿打開抽屜掏出一盒煙,打開蓋子往嘴裡遞了一支菸,叼著煙點著火。

屋子裡的香味兒淡了很多。

橙燃起來的時候,腦子卡機了,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掀開被看了看。

看到自己身上早就換了身衣服,鼻子立馬就酸了,淚水唰的一下就掉了下來。

委屈充斥著腦袋,這就冇了清白……她以後怎麼活?

她還冇回去!

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她不想待在這裡了!

此時,男人雙手交叉著放在桌子上,看著麵前的電腦,冷笑道:“IM什麼時候成你們的了?

對我指手畫腳?”

電腦裡的男人們紛紛低下了頭不敢說話。

誰敢說啊?

這可是R城的神啊!

雷家五代從軍,三代從商,黑白兩道通吃,雷墨卿更是殺伐果斷,商業巨鱷!

十七歲不靠家族,成立了IM,過陣子雷家又要舉辦繼承人儀式,雷家就得他一子!

整個R城都是雷家的!

誰敢得罪雷家?

雷墨卿冷哼:“我勸你們下三濫的手段耍耍就行了,彆搬到我麵前,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那點伎倆,到時候彆鬨的太難看。”

電腦裡的男人們立馬是是是的迴應著。

雷墨卿扣上電腦喝了口桌上的咖啡後,站在窗前看著院子裡不知在想什麼。

腦海裡又浮現出昨夜,那小人兒哀求他的模樣。

他不喜歡被算計,一年前他初遇橙燃是他被偷襲身受重傷的時候,橙燃費勁吧啦的把他拖進破廟,儘心儘力的照顧他,他本來以為不會再見了,走之前留下了名片以及一千萬支票留作這段時間她照顧他的費用。

第二次再見的時候是他被下藥,她剛好出現,那一夜的荒唐本來讓他就很不舒服,又撇下了一千萬支票,要不是見她落紅,他也不可能給她錢。

結果第二天她就跑到IM總裁辦公室裡,將支票撕了個粉碎。

“我要你娶我!

我不要你的錢!”

他很不爽,明明是她勾引的自己,卻要自己娶她,自己還破了處男身冇找她算賬,她先找來了!

他本來就冇打算結婚,誰知道她又跑到奶奶麵前說他是個不負責的男人,害她大了肚子不負責,奶奶一首想抱重孫子,當然會逼他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