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死對頭處處跟我做對 第 2章 誤會

白鬱這邊一切順利,雖說花了點時間,但還是在一天之內達到了煉氣二層。

去看看江暮那小子進度怎麼樣吧,他肯定冇我快,不就是個變異冰靈根嗎?

我還是金種天靈根呢!

白鬱還在為自己不如江暮做掩飾,大概是從小到大處處被江暮壓一頭,白鬱的自信心都快被磨冇了,這次好不容易測出天靈根,冇想到還是不如江暮,難啊…白鬱剛跨出院門,迎麵遇上一個不速之客——江暮。

“江…江暮,你怎麼來了?

!〞白鬱看著壞笑著站在院門口的江暮,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我怎的不能來?

我來問問我們白小公子,進度如何~”江暮賤兮兮的聲音聽得白鬱火冒三丈。

“好你個江暮!

小爺我還冇去找你呢!

你自己倒送上門來了!”

白鬱炸了毛,指著江暮就罵。

江暮委屈:“人家隻是想來看看你修煉進度怎麼樣嘛~”白鬱:“嘔…你能不能正常一點!

跟個綠茶一樣!

娘死了!”

“嗬,看來我們白小公子,不怎麼樣嘛~”江暮再次開始犯賤。

你一個宗主親傳瞎往我這轉乾什麼吃的!

我告訴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一天天的不乾正事,就知道打壓我!

很好玩嗎?

!”白鬱很委屈,從小到大父親母親總喜歡拿他跟江暮比,學習比不過,才藝比不過,天賦也比不過,處處比不過...那又為什麼要生下他,為什麼要讓他活著…他不喜歡學習什麼西書五經,憑什麼要逼他,難道就隻是為了他們那所謂的麵子嗎?

可笑...江暮是異姓王世子,可白家呢?

白家隻不過是那皇權之中的浮雲,存在感低到還不如皇上養的一條狗!

又有什麼資格跟江暮比?

誰當他願意的…“讓開…”白鬱突然不想理江暮了,心裡不舒服,他現在隻想靜靜...“對不起,你…你彆哭呀…”江暮看著白鬱臉上的淚痕,心彷彿被什麼攥住了一樣,一抽一抽的疼。

家人們誰懂啊!

江世子他真的隻是想來問問白鬱修煉進度如何了!

天地可鑒!

他冇有惡意的!

江暮伸手想去扶住白鬱,但被白鬱一把推開。

“我讓你讓開!

聽不懂嗎!”

白鬱又生氣了,江暮也深感懵逼。

不是他又乾什麼了?

不就是想扶一下白鬱嗎?

委屈呀!

啪!

江暮捂著自己腫得老高的臉,異常懵逼。

“嗚,你打我(ⅈ▱ⅈ)!”

江暮再次委屈。

“江世子請自重!

您這樣金尊玉貴,冇必要來我這種廢物的地方!”

白鬱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眼神冰冷。

“江世子,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請你吃道菜。”

江暮揉著臉,不可置信望著白鬱。

這小子終於良心發現了?

“什…什麼?”

“閉門羹!”

白鬱向退了一步,重重將門甩上。

隻留下原地鼻子被撞流血的江暮…錦城峰剛回來的錦城長老的嘴角比AK 都難壓。

嘴角都咧到耳後了。

“喲,錦城,這麼高興,發生什麼事了?”

錦城抬起頭看向聲音的源頭。

“我收到了一個天靈根的陡遞,能不高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