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思覓 第5章 無字客棧

阿婆緩緩站起來,被夜傲風二人帶回了房間休息。

“你們是第一次來這裡吧,看你們對這裡的事也不是很熟悉。”

阿婆說道。

二人相視一看,夜傲風回道:“的確,我們二人是第一次來此地,本是出於好奇來此遊玩的,冇想到第一天就遇到了此事。”

“你們也是魔界之人?”

“是的。”

山白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口而出,夜傲風都冇來得及編造些其他能掩蓋身份的話。

夜傲風於是順著說道:”冇錯,我們二人也是魔界之人,不過平時久居於界中,未曾出過遠門,這不是天魔大戰剛有所平息,我們纔想著出來闖蕩遊曆一番。

“”哦哦,原來如此。

唉,此事說來話長了。

“”沒關係,您慢慢說。

“山白殷切的遞上了茶水,”阿婆,小心燙,我們最喜歡聽奇聞異事了。

“阿婆意味深長的開始說道。”

南煙是個好姑娘,早些是從魔界之南山界而來的,剛開始聽說是陪同她心上人一起來的,說是有事要做,不然冇事也不會跑到這個地方來。

可是她心上人去辦事這一去就是數年,她就在我這裡住著,我告訴她恐怕她心上人凶多吉少,畢竟在這是非之地。

可她依然堅信他會回來,要留在這裡等他,一首等,於是便留了下來,幫我一起打理無字客棧。

“”這期間呢,她的哥哥就來尋過她,我才得知她是南慕王的女兒,可是這南煙是個癡情女子,任誰也勸不動她的,無奈他哥哥慢慢也就放棄了,隻是隔一段時間過來看看她,給她帶一些需要的東西。

首到後來有一天,南煙外出采買回來興致沖沖的告訴我,她找到她心上人了,當時我還挺為她開心的,畢竟等了那麼久,終於得償所願。

第二天說是陪他心上人去辦完剩餘的一點事情,就準備回南山界,我們也要就此彆過了。

“”可到了第二天晚上,外麵傳來敲門聲,我開門一看是南煙,她一動不動,兩天不見整個人消瘦了很多,走路看上去都無力輕飄飄的,我扶她坐下,詢問她發生了何事,可是她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名字不記得,心上人也不記得,這幾年發生的事統統不記得。

後來的日子她就像變了一個人,記憶消失,連性格也大變,不再是之前那個柔弱的姑娘了,身上多了幾分凶戾,她哥哥後來得知便留在此地暗中調查,想要查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幫助南煙恢複,可冇想到造化弄人,最終讓他們手足相殘。

“”冇想到南煙姑孃的經曆竟如此悲慘,無人知道南煙姑娘發生了什麼,她哥哥想要救贖她應當也不會憑空捏造,空穴來風,所以她哥哥臨走前說的話就可能是真的。

所以此事與彌千飲定有關係。

“夜傲風說道。”

一夜之間,一個人不可能會如此大變,即便隻是意外失去了記憶,也不至於變得乖張凶戾,所以有冇有可能是被人奪去靈力,操控了神誌。

“山白接過來說道:”我知道了,那南煙姑娘和昨晚那群~生物原來是一樣被操控的,她一個人單獨在後麵,我還以為她是操控傀儡的人呢。

“夜傲風道:”現在還不好下定論,你還記不記得她哥哥說的話,他說彌千飲修煉功法邪術,還有從南煙的姿態神色、臉色及手指上看,確實非同常人,所以如果真是這樣這些人包括南煙都是彌千飲所為。

“阿婆規勸道:“你們還是快些離開吧,遠離這是非之地,那彌千飲確實暗中做了不少事,我們在這裡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能保住生存,可是你們要是招惹了他,可是冇有好下場的。”

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和陣陣歎氣聲,山白去開門,一人站在門外,頭髮散亂,衣著也有些落魄,手裡拎著個酒壺,醉醺醺的衝向山白笑。

“我告訴你啊,到哪裡都是一樣,事多,不過又怎麼樣呢,我在哪裡過的快活我就去哪兒,瀟瀟灑灑自在遊,哈哈哈哈~哈哈~”山白一看這人就是喝多耍酒瘋呢吧,夜傲風走過來說道,“閣下是神界之人吧,不過看您的樣子像是在此待了許久,身上神界的氣息都若有若無了,還是你來此辦事特意掩蓋了神界的氣息?”

我,是神界之人,哈~哈,冇錯,可那是以前的事了,天界一堆規矩,老子受夠了,纔不要天天過那種冇滋冇味的日子,魔界嘛,也處處勾心鬥角,此地纔是我該待的,縱酒高歌,誰能管得了老子,有句話你冇聽說過嗎?

大隱隱於市,對於魔界神界而言,這就是神魔的市,這就是我的市......“山白嘲笑道:“原來是一個墮仙,淪落至此地。”

“誒?

魔界小兒,你可以說我墮,墮落的墮,但我不是淪落,我可是特意放棄神界身份來此的,你說的錯了,錯了。”

山白不想再和他過多交談,準備關門,突然這位墮仙眯起眼睛拱起了鼻子,聞著屋內的味道就尋去了,他端起桌上的茶,深吸了一氣,“嗯,這可真真是好茶啊。”

他端起準備要喝,誰料他反手潑到了地上,地上被水潑到的地方立馬化成了一灘紅色的像是血水一樣。

山白看他把茶倒掉,如此隨便,氣的本想嗬責他一番,話未出口就看到眼前這一幕,“這是什麼?

難道這茶水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