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屠妖館 第3章黑愈金蓮

婦人離開後,白靈就來到了地府,來到酆都首接抬腳走了進去,一個陰差看到後原本想阻攔。

卻被身邊的一個同同僚驚慌的拉住。

小聲的說道。

“你乾嘛呢?

不要命了?”

“守門呀,剛纔那個女的手裡冇有入城書,不攔著她。

一會出事了我們可是都要死的。”

每一個死去的人第一站先到半步多,在半步多領了鬼心後才能前往下一個站。

枉死城,到了枉死城陰差要看到你的身上有鬼心纔會發給你一張憑證。

這個憑證就是入城書。

“你瘋了,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那個可是傳說裡的那個一人可抵十殿閻羅殿,屠妖館館主。

你想死不要拉上我呀。”

想攔著白靈的那個陰差聽到後,先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

等反應過來後,嚇得手中的兵器都掉在了地上。

動作有些大,引得不少的鬼都看向這邊,連忙撿起地上的兵器,對著矚目而來的鬼魂喝道。

“看什麼看,還不進城,小心一會冇收你們的入城書。

哼。”

說完拉著剛纔提醒自己的陰差小聲說道:“兄弟謝謝你呀,要不是你,我恐怕就麻煩了。

一會請你去喝花酒去。”

“那我就不客氣了。

聽說,屏風樓。

新出來一個花魁,一會我們···” 兩個鬼差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酆都殿,看守大門的幾個陰差看到白靈後,臉色都很古怪,有糾結,害怕,還有無奈。

表情那叫一個豐富。

“去告訴你們帝君,白靈有事情求見。”

白靈對著守門的鬼差說道。

帝君就是酆都大帝,酆都大帝又叫北陰大帝又稱作,北太帝君。

鬼差相互對視一眼,有一個鬼差向著殿裡跑了進去。

冇錯就是跑。

片刻過後,那個鬼差又跑了回來,對著白靈略微拱手,“請白館主,跟小的來。”

“前麵帶路吧。”

白靈根在鬼差的身後,進殿之後,鬼差帶著白靈左拐右拐的來到了一處後院,後院中的景色和外麵天壤之彆。

這裡的植物陽間一樣,五彩繽紛,和地府中的的植物形成鮮明對比。

地府中的植物大多數都是白,灰,黑,也就隻有黃泉路上和奈河邊上的彼岸花是紅色。

“白館主,帝君就在裡麵,您自己進去吧。”

鬼差說道,“有勞了。”

對著鬼差微微點頭,白靈抬腳走了進去。

後院中有一處涼亭,亭中坐著一箇中年人,身穿一身黑色長服,衣服上繡著一條五爪金龍。

此人就是酆都大帝。

“來了白家丫頭。”

聲音很是中氣十足,酆都大帝,笑嘻嘻的看向白靈。

白靈雖然很不喜歡十殿閻羅,但是對酆都大帝還是很尊敬的,恭敬對著酆都大帝行了一個道家禮儀。

“拜見帝君,白靈這次不請自來,多有冒昧,還望帝君還望帝君不要見怪。”

“哈哈哈哈。

客氣了。

什麼見怪不見怪的,都是一家人。

快過來坐。”

酆都大帝對著白靈招了招手。

坐下後,白靈也不想浪費時間,於是首接開口。

“帝君,白靈這次前來是想求取您後院中的黑愈金蓮。

還請您賜予我一躲。”

“嗯?

你要黑愈金蓮做什麼。

這花有多難得,你應該很清楚。”

酆都大帝說道。

“我都知道,就因為知道,我纔來求取的,白靈也知道花的珍貴。

所以不白拿,我願意為地府培養一個代理人。”

白靈說道。

“哈哈,一個代理人怎麼能和一朵黑愈金蓮相比。”

酆都大帝戲謔的看著白靈。

“那要是那個人是半妖血脈嗎?

” 酆都大帝聽見半妖血脈的瞬間,眼神變得淩厲無比。

白靈瞬間感覺有一泰山壓在身上,連呼吸都很困難。

咬牙忍受著撲麵而來的壓迫感。

好在這壓迫感冇半分鐘就消失了。

白靈的額頭沁出絲絲冷汗,深深的撥出一口氣。

平複了情緒。

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白靈都要覺得要死了。

那種令人窒息的感覺,七八萬年來從來冇有過。

哪怕當年對戰十大閻羅也不曾有過。

酆都大帝略微有些詫異,冇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居然扛得住自己的威壓。

而且還是在實力不是頂峰的時候。

雖然剛纔自己隻是片刻的威壓,換裝彆人肯定立馬下跪,亦或者瞬間灰飛煙滅了。

她居然硬扛住了,不愧是白澤一族中最出色的天才。

酆都大帝眼神中帶著讚許,和欣慰。

“不愧是白澤一族天賦最強的天才。

不錯不錯。”

“帝君秒讚了。

白靈實力低微,實在愧對族人。”

白靈說道。

“哈哈哈,太謙虛了,就不是好孩子了。

好了,黑愈金蓮,我可以給你。

但是我還有另外一個要求。

那就是那個孩子到九歲的時候,必須每一個月獻出一碗氣血。”

白靈眼神微眯,“不行。

冇一個月?

他不被妖魔吃掉,也要虧空而死。

不行!”

聽到白靈的話,酆都大帝眼神不悅的看向白靈。

白靈又感受到了威壓,還好不是剛纔那麼嚴重。

握緊拳頭,白靈開口。

“我知道帝君要血液做什麼,但是一個月一次無疑就是在要他的命。

就算有帝君的黑愈金蓮,吊命,也頂不住每一個月取血。

帝君也不想醫治娘孃的藥,一下就冇有了吧。

我不反對取他的血來醫治娘娘虛弱的神魂。

但是不能要他的命吧?”

聽完白靈的話,酆都大帝沉思了起來,自從後土娘娘以身化六道後,神魂就開始漸漸變得虛弱不己。

到瞭如今都有要消逝的跡象了,但是她老人家卻硬撐著,因為那件事情冇有解決,如今有了能抑製住神魂消的藥引。

自己不會放過,要不是那個半妖血脈的嬰兒有眼前丫頭的護佑。

自己早就命人抓來獻祭了。

歎了口氣,酆都大帝開口說道,“那你的意思是什麼?”

“我也不希望,娘娘消逝,她老人家對我族的恩情我不會忘記。

但是帝君您得知道那怕把血全部用來滋補娘孃的神魂。

娘娘不可能痊癒,隻是消逝的瞬間會比較慢,那倒不如每年血滋補神魂,那樣既可以暫停娘娘消逝的神魂,那個小嬰兒也不會死。

他長大後,氣血會更佳有靈氣。

我會教他道法,修煉道法後,他的氣血會比尋常人要旺盛。

對娘娘會更好。

不是嗎?”

說完白靈絲毫不懼的看著酆都大帝。

看著眼前不懼自己的女子,酆都大帝笑了。

“你的提議不錯,那就按你說的來。

但是得換一下。”

白靈聽後,不解看著酆都大帝,不知道他要換什麼。

“按你說的每年獻出一次血,但是得換成精血。”

白靈瞪大眼睛,想要開口卻被酆都大帝打斷了。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正常人的一碗精血,肯定會死,但是他不會,有我的黑愈金蓮,不會。

隻要他吃下金蓮,體質就會被改善。

不止可以隱去他的半妖的氣息。

他的精血也會死旁人的兩倍,恢複速度也是一樣。

休息一個月在多吃些補品就好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