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替托尼打響指 第三章武器展示

托尼來到機場己經十二點了,說好九點準時來的卻遲到是三小時,要不是波茨催促可能更晚到,至於女記者,早就被波茨當垃圾處理掉了,這個工作她非常熟練。

到了機場,托尼下車看到哈皮在後麵追了上來。

嘿,我以為把你甩了,冇想到你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您的確是甩掉了,我是從穆荷蘭抄近道過來的。

哈皮一邊從後備箱拿行李,一邊說著哈哈,怪不得。

拿著行李的托尼,走上飛機上的樓梯。

你怎麼搞的?

羅德上校黑著臉說道怎麼了?

托尼明知故問都三個小時了我被“名利場”雜誌采訪,實在脫不開身。

托尼開口解釋道三個小時,你讓我站在這乾等了三個小時眼看羅德上校怒氣值再上升托尼趕緊說道:現在是我等你了,我們走吧,快點,起飛搖滾起來。

………………飛機上羅德上校黑著臉看著報紙。

托尼問道:你沉著臉在看什麼?

冇什麼羅德上校回答的漫不經心嘿,苦瓜臉,彆生氣了。

我跟你說了我冇生氣,我無所謂,行了吧。

我都說了對不起了。

早上好,斯塔克先生。

此時一名空姐拿著毛巾過來。

需要毛巾嗎?

托尼從盤子上拿著毛巾擦了擦手。

空姐又遞給了羅德上校一塊。

謝謝。

羅德上校對著空姐說。

轉頭又對著托尼說:所以我知道你也不會尊重我。

我尊重你的。

我就是你的保姆。

你需要換奶瓶的時候就告訴我一聲,我是再把奶嘴燒給你好吧。

眼看羅德上校開始大倒苦水,托尼轉頭叫空姐把清酒熱一下。

聽到這羅德上校坐不住了:謝謝你提醒我,我不能喝酒,我們在工作。

托尼說道:吃生魚片怎麼能不配清酒呢?

羅德上校擦著手說道:你這個人呐,天生就是不負責任的主。

睡前來點酒,有益健康,不喝纔是不負責。

托尼盯著他的眼睛說道:空姐端著酒過來說:需要熱清酒嗎?

來兩杯,謝謝。

不,我不喝酒也不想喝。

羅德上校說的話越來越無力,雙眼首勾勾的盯著那杯酒。

小樣,這還不拿捏住你,托尼心中想到………………飛機內部,幾位空姐正在跳著鋼管舞羅德上校拿著酒瓶扶著托尼的肩膀說道:我跟你說,我每天早上起床穿上軍裝的時候,你知道我想的是什麼嗎?

對著鏡子想,隨便誰穿上這個軍裝都能代替我。

托尼反駁道:嘿,我們倆不同,我那是本性難改。

不,你不用改,一樣可以不斷超越自己。

不好意思,我剛剛走神了。

不,你不許走神給我聽好了………………阿富汗 巴格蘭空軍基地托尼走下飛機,看到十來位人在等著他,托尼上前和一位將軍握手。

您好將軍將軍微笑的說道:歡迎斯塔克先生,很期待看到你展示的武器。

謝謝。

托尼點頭示意。

………………來到展示現場托尼麵對眾人說道:“被人害怕和尊敬哪個更好?”

“我要說難道不可兼得嗎?”

“很榮幸為大家介紹為此而生的武器。”

“斯塔克工業的王牌產品。”

“首個反重力導彈彈射係統。”

“整合我們自己研發的迅速反擊戰術。”

“有人說最好的武器不用發射。”

“我不敢苟同。”

“我認為最好的武器隻需要發射一次。”

“這是父親,也是所有美國人的做法。”

“而且目前為止都很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