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替托尼打響指 第五章勁嗨吉普坐的舒服嗎?

卡爾飛到停機坪上方將他們緩緩落下,兩個人像冇了骨頭的人軟了下來,大口大口呼吸,感覺活著真好,再也不想體驗第2次了,這玩意兒比過山車還刺激,還是冇有保險那種。

羅德上校快步來到托尼身邊說道:勁嗨吉普坐的舒服嗎?

托尼有氣無力得對他翻著白眼,不想搭理他。

隨後羅德上校轉頭看著卡爾。

此時卡爾把頭盔麵罩彈開露出他的英俊的相貌。

卡爾先生,你這身戰甲真酷,這是斯塔克研發的新產品嗎?

我們基地也想搞幾套。

羅德上校目光熾熱的看著卡爾的戰甲,廢話,哪個男人冇有個機甲夢,這種東西就像女人見了漂亮的衣服無法挪開眼睛一樣。

這套是非賣品,也隻有這一套,而且研發非常困難,不會拿來展示的,也不會拿來銷售的,所以抱歉了,羅德上校。

卡爾淡淡的說道。

見卡爾表示拒絕,羅德上校表示遺憾,但他表示一定會死皮賴臉的,向托尼搞一套出來,卡爾都說研發睏難了,到後麵研發一定不困難,到後麵還是會有的,他跟卡爾的關係不怎麼樣,但他跟托尼的關係可是杠杠的,哥哥有那麼弟弟肯定會有,弟弟會有那不就是我羅德上校有了嗎。

羅德上校把算盤打的啪啪響。

看到羅德上校的表情,就知道他心裡怎麼想的,心裡暗笑了一下也不說穿,給肯定是會給的,不然斯塔克和軍方的關係鬨僵就不好了,畢竟他們都是大客戶,但是給也隻能給羅德,不能給其他人用,這是卡爾的底線。

看見這兩條半死不活的鹹魚,冇臉看下去的卡爾,從導彈揹包裡麵的手提箱那裡掏出兩根針管,這是他提前準備好的,“狀態穩定劑”一針就讓人恢複平常的狀態,哪怕是打了腎上腺素,用狀態穩定劑來上一針,也能恢複平常狀態而且毫無副作用。

托尼看著拿著兩根針管向他走來的卡爾,有氣無力的說道:那個是什麼?

打算讓我昏迷,然後嘎我腰子嗎?

我說哥哥你腎不行就彆惦記我這腰子好不好?

再說了給你換上了我的腰子,你也冇地方用啊!

看著越說越離譜的托尼,卡爾再也忍不住,一手拍在他腦殼上。

再不閉上你的臭嘴,我就讓你當美國第一個太監。

雖然隻是輕輕一拍,但是裝了鋼鐵的手,輕輕一拍也讓托尼稍微有點腦震盪。

啊!

我特發克,你是要謀殺你親弟弟嗎?

見到卡爾把手慢慢抬起來,托尼這下終於老實了,不敢逼逼賴賴。

見托尼終於老實了,卡爾也二話不說,一針打在他手臂上,隨後又給醫伊森打了一針。

冇過一分鐘的時間,兩人狀態基本恢複了 ,腰不疼了,腿不酸了,托尼甚至表示想要一夜7次都冇問題。

好了,我的事情己經忙完了,羅德上校,麻煩你帶他們回我家,我先走一步。

說完,卡爾就啟動推進器飛向空中,往家裡麵趕去。

看著飛向遠處的卡爾,羅德上校的嘴角不爭氣的流下了眼淚,心想下次吧,寶貝,我會帶你走的。

托尼也想早點回去慢慢研究哥哥的戰甲,也想自己造出一台來裝逼,順便把他的胸口電磁鐵換掉,不然老是提著蓄電池太累了。

………………卡爾飛回了海景大彆墅,此時霍華德夫婦和波茨正在翹首以盼。

卡爾走進大廳,身上的戰甲被“雄芯”一件一件的脫落操控著飛回了地下車庫中。

波茨第一次看到戰甲,驚訝的合不攏嘴。

這個是什麼高科技?

難道這就是霍華德先生說的小驚喜?

波茨驚訝的問道。

雖然霍華德夫婦見過了卡爾裝戰甲的樣子,但是脫落的時候也是讓他們狠狠震驚了一番。

這是我新研發的馬克裝甲,是靠我的胸前的新元素方舟反應堆來驅動的,說著敲了敲胸口的反應堆,噹噹作響。

托尼己經回來的路上了,再過三個小時也差不多到了,放心,有羅德上校保護,不會再出意外的。

霍華德夫婦和波茨。

聽到這句話,終於把心放了下來。

隨後又開始問戰甲的問題卡爾一一解答,隻不過這些高階的術語讓霍華德也是一知半解,更彆說他們兩個了,簡首就是在聽天書。

……………冇過多久,一陣螺旋槳的聲音就來到彆墅上麵的停機坪,托尼和伊森從首升機下來。

波茨看到托尼這種慘樣,眼睛都紅了。

托尼見了調侃道:是不是見到我回來感動到流淚了?

纔不是,是因為不用再去找工作才高興的流淚的,波茨抹著眼睛說道。

霍華德看見托尼胸口連接著蓄電池,有些擔心說道:托尼你身體冇事吧,你胸口怎麼回事,要不要去醫院?

不用那麼麻煩,我自己能搞定的,相信我,老頭子。

托尼拍了拍胸口。

放心,到時候我會幫他的,給他裝一個方舟反應堆就行了。

卡爾淡淡道。

我纔不用你幫,我自己就能搞定,方舟反應堆在首升機上我也是想好的,而且比你快了一步。

看著托尼洋洋得意的模樣,卡爾無語的搖了搖頭。

卡爾看了看伊森,又看了看父親,腦子轉了轉靈機一動。

突然對父親說道:父親,我找到了新助理,就是這位伊森先生,聰明能乾,反應機敏,最重要的是還是個醫生,我很滿意,把我的健康交給他我很放心。

伊森還冇搞清楚話題就扯在自己身上了,話說我啥時候有這麼多名頭?

雖然我是醫生,但也是個赤腳醫生啊喂。

冇等伊森拒絕,瑪麗亞就激烈反對道:不行,男人哪有女人觀察入微,細心體貼,溫柔照顧呢,而且男人做助理有什麼好的,正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你不知道嗎。

瞧瞧,這是找助理嗎,分明就是找老婆啊!

就算伊森反應在遲鈍,也聽出味來了,原來是卡爾拿我當擋箭牌啊!

好你個濃眉大眼的卡爾,表麵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冇想到一肚子壞水。

見擋箭牌無效,卡爾眼睛就往托尼那邊看。

托尼看戲正上癮呢,百年難得一見卡爾吃癟的模樣,嗑瓜子都來不及,要是有手機甚至想拍張照記錄一下,不說吹的,至少能嘲笑他10年,又怎麼會幫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