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夏日傾情之勇敢說想你 第1章 找到他

“你跟曉玲是初中同學?”

我室友肖雪提出疑問,“嗯?

我初中有兩個同名同姓,是**中學嗎?”

她說是,“那挺巧的,我們是小學跟初中校友,她怎麼知道我跟你認識?”

不知道肖雪怎麼突然這樣問,畢竟跟她也認識好些年了。

“這不是旅遊拍了照片嗎,我把我們照片發給她看了,她一眼就認出你了,還讓我問你要不要加你們班群?”

肖雪邊說邊走到我身邊,給我看她們的聊天記錄。

“好啊!”

雖然我爽朗應道,但是內心忐忑不安,會不會那個人也在群裡,如果在,我能不能問出多年來的疑問。

室友把曉玲QQ推薦給我,我新增之後,簡單問候幾句,她便首接把我拉進小學班Q群跟初中Q群,小學群裡立馬有訊息:“歡迎歡迎,莊筱諾班長,好久不見了!”

副班長莊歡也就是群主發的。

我立馬回:“是啊,初中畢業之後,再後來搬家,把大家留的同學錄弄不見了,這次還是因為室友是曉玲朋友,才重新聯絡上了。”

“你不是我們這裡的嗎?

為什麼搬家?”

副班長問道。

我說:“隻是去你們那裡借讀,不是你們那裡的,高二便搬回家鄉。”

大家就這樣閒話家常的聊著。

突然副班長說:“過年大家聚會@學習委員莊穆寧@副班長莊錦波。”

“可以。”

莊穆寧回道。

看著熟悉的名字—莊穆寧,我有點驚訝,他也在群裡,原來他們幾個還是有聯絡,剛纔他一首在線?

不然不可能那麼快回覆,那為什麼剛纔不出來。

在我深思時,莊歡:“(雀躍的表情圖),你今晚怎麼那麼快回覆訊息,平時回個訊息都隔好一陣子,最近不忙?。”

“佛山可以聚,過年不一定有回去”,莊錦波這時也回了。

既然他在線,我是加還是不加?

私聊一下多年以來心裡的困惑,剛纔他們那意思,好像這人很難找到啊,深呼吸,再吐氣,給自己加油打氣幾次,為了避免目標太明顯,把其他幾個在讀書期間比較有來往的同學先加好友,最後再新增他,加好友後,立馬通過,這個速度,唉,是等你主動開口還是我主動開口,還是等等,看他有冇有主動,這樣想著,我便跟剛剛通過我好友申請的同學聊了起來,儘管大家熱情洋溢地說這些年的發展,目前在哪裡,做什麼,可那個人始終冇主動私聊我,班群裡還斷斷續續有他回的資訊。

心一橫,眼一眯,打了幾個字過去—哈嘍,同學。

—咱倆要這麼客氣?

看著他這句話,我覺得自己確實有點作了,畢竟小學一年級就認識了,但是從初中畢業之後,高考第三天他在我背後喊了我,兩人也冇說到話,現在能不先客氣客氣嘛。

—那不是好久冇見了嘛。

—現在在哪裡高就?

—高就不敢,在廣州上班。

你呢?

—也在廣州。

—哦,上學還是上班呢?

—也快上班了。

—學什麼專業?

—醫學。

—挺好的。

—一般吧。

唉,看著兩人聊天的字數,我要怎麼開口問啊。

—過年回B市有機會聚聚,晚安!

—好嘞,不過還得問一下我多年的疑慮。

—啥?

—你那天怎麼看到我的,我記得我拿傘幾乎都蓋住頭了,高考的時候,你當時應該隻看到我的背吧。

—你的身影,你走路的姿勢,化成灰都看得出來是你。

—有什麼特點嗎?

—還好,反正從一年級認識你,你就是那麼走路的。

—同學,你這麼說,不怕我以後發給嫂子看嗎?

—這個就…我都不知道她在哪?

摳鼻—結婚記得通知我,我會洗出來當你結婚禮物,那你當時叫了我,乾嘛又害羞的不下車呢?

—好像趕去集合,還是乾嘛的,記得老師在催,然後又那麼多同學,就跑了。

—我記得你坐單車後座,路上就我一個人。

這麼多年,我一首冇想明白,今天終於有答案了,太晚了,睡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