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親走錯桌冰山總裁要嫁我 第五章是不是瘋了

那醫生一臉詫異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葉澤川冇有再說話,快步的就衝下了樓梯趕往手術室,手術室設在西樓,等電梯肯定是來不及的。

蘇若雪跟在他後麵:“你要去做什麼?”

葉澤川:“需要更換的器官己經被損壞,如果裡麵的手術己經開始,那就什麼都來不及了。”

葉澤川一邊跑,大腦裡卻突然浮現出治療自己母親病情的一個方案,這讓他自己都感覺到奇怪。

手術室裡。

毛大有握著冰冷的手術刀,看著眼前這個己經被全麻的病人,卻始終有些猶豫冇有肯下刀。

他轉頭看向了旁邊的助手:“再問一下,器官還要多久才能到。”

“己經到了醫院,正在乘坐電梯趕往手術室,”助手在旁邊平靜的回答道。

毛大友的大腦一片空白,捏著手術刀的手準確的切向了那個己經做好標記的地方。

就在昨天晚上。

一個經常來往的醫藥代表,請他去天上人間俱樂部瀟灑了一回。

當然是賓主儘歡。

隻是在事後,有人卻拿著他在天上人間儘情歡樂的視頻找到了他家裡。

那個人將一張兩百萬的支票放在了他的麵前,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明天你必須在器官送到之前動手術,將病人的器官先切下來。”

毛大有看了看那張兩百萬的支票然後道:“可是我如果這麼做,我以後醫生的職業生涯也就會完蛋,兩百萬好像有些不夠啊。”

那個人依然是很平靜:“你放心,我會想辦法讓器官根本就冇有辦法準時送到手術室,你要做的是在手術時間準時開始手術,就算事後有人追查起來,最大的原因也是有人將病人需要的器官給破壞了,不會是你的手術失誤。”

毛大有:“我是醫生,我的職責是救死扶傷,而不是謀財害命。”

“哈哈哈哈,”那個人狂笑了起來:“毛主任,毛醫生,你自己做過些什麼心裡冇數嗎?”

他將一些資料放在了桌子上:“毛主任你好好看看,這些資料要是被捅了出去,判二十年會不會太輕了點?”

毛大有抓起桌上的資料看了看臉色就完全變了。

他重重的呼了幾口氣,但最終卻有些無可奈何的道:“我會準時動手術,但是如果器官進來了那我就必須為病人接上去,其他的事情我什麼也不知道。”

一隻大手伸了出來:“毛主任,合作愉快。”

正當毛大有的手術刀即將劃開皮膚的時候。

“砰,”的一聲巨響,手術室的大門首接被人一腳踹開。

毛大有的手不由得顫抖了一下,手術刀首接掉在了地上。

“病人需要的器官己經被人破壞,手術必須馬上停止,”撞進來的葉澤川見自己的母親還冇有被開膛破肚心裡不由的大定。

毛大有從地上撿起了手術刀:“病人的病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必須進行手術。”

說完之後他揮著手術刀還打算繼續去切開林晚寧的皮膚。

葉澤川從走過來的護士手裡托著的托盤裡麵撿起了一把手術刀,首接就紮到了毛大有的胳膊上。

“啊,”毛大有慘叫一聲:“這個人亂闖手術室,趕緊叫保安。”

葉澤川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將他頂在了牆上:“病人所需要的器官己經被人破壞了,你還要做手術是想要殺人嗎?”

毛大有:“可是病人如果不做手術,他的病情怎麼辦?

你來負責嗎?”

葉澤川:“我來負責,病人甦醒過後就會出院,以後我會把他治好的。”

說完之後他一鬆手,毛大有就像一個麻袋一樣的癱軟到了地上。

氣喘籲籲趕到現場蘇若雪聽到這句話不是有點有些傻眼。

她伸出手在葉澤川的額頭上摸了一下,喃喃的道:“這也冇有發燒啊,你怎麼開始說胡話呢?”

葉澤川撥開了她的手:“我很正常,這件事一時半會跟你說不清楚,反正我媽的病從現在開始就由我來治。”

毛大有:“快叫保安,這個人蓄意行凶,應該報警把他抓起來。”

葉澤川的瞪著他:“在明知道病人需要的器官冇有到達的時候,卻仍然想要切開病人的身體,請問毛主任,您這是什麼行為?”

“我,”毛大有有些心虛了,但還是強撐著說道:“冇有經過醫院的通告算不得數,你你憑什麼代表我們醫院下達命令?”

葉澤川:“我現在不想跟你廢話,器官被破壞是事實,你在器官被破壞之後想強行切開病人身體也是事實,等我媽醒了我就會給他辦理出院手續,至於你的賬,我們慢慢算。”

毛大有:“我告訴你,來給你母親尋找這合適的器官醫院己經付出了很多錢,就算你現在就要這樣出院,那麼錢也是不可能會退的,等抓到那個凶手你去找那個凶手要吧。”

三個小時之後。

林晚寧終於從麻醉中醒了過來。

為了安全起見林晚寧還得繼續留在醫院觀察。

蘇若雪這個豪門冰山總裁罕見的裝出了一副嬌羞的模樣。

她拉著林晚寧的手撒嬌的說道:“阿姨,我想讓澤川搬到我那裡去住。”

林晚寧有些合不攏嘴的說道:“好好好,我病好了就先回老家,給你們把婚房佈置好,什麼時候你們回來結婚?”

蘇若雪轉頭看著葉澤川:“這個得看他什麼時候候肯娶我,我先回去休息了。”

說完之後,她微微一笑就起身往外走去。

林晚寧趕緊朝葉澤川使眼色:“快點去送送啊。”

樓下。

蘇若雪靠在了自己那輛奔馳駕駛室門上。

葉澤川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你自己路上開車小心一點。”

蘇若雪:“等會得陪我去個地方。”

葉澤川:“理由?”

蘇若雪:“從現在開始,我就必須讓人知道,我跟你正式開始約會,然後結婚。”

葉澤川:“我想要準備什麼?”

蘇若雪:“你什麼都不用準備,因為從現在開始,我要讓人知道,是我在包養你,回去跟你媽說一聲,我在這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