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葉羅麗之女皇陛下甦醒 第5章 解除封印

花翎感覺到弦月的氣息,便迫不及待的出來迎接她看到弦月的花翎,眼睛裡頓時蓄滿了淚水見弦月走近便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她,眼淚順著臉頰留下,哽咽道“月姐姐,你終於回來了,幫幫我”說著用手摸了一下臉上的眼淚,用近乎求祈求的眼神望著弦月“幫我擺脫這封印,我恨我這副模樣,我不願再做一個懦弱的靈公主了”弦月心疼的抹去花翎臉上的淚水安慰道“小花彆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你說的姐姐答應就是了姐姐明白你的苦,姐姐也不願意離開你們去人類世界,隻是因為天道纔不得不離開,並封印那個真實的你”說著將花翎扶正,看著她的眼睛認真道“小花,我現在來解除你的封印,但你必須承受住解除封印帶來的痛苦如果你承受不住,那麼你將永遠失去另一麵的你,而另一麵的你也將幻化為一個新的仙子,你能明白嗎?”

花翎努力忍住哽咽,對著弦月傾訴這千年來的委屈“月姐姐,我明白的,請你一定要接受我的封印我真的恨透了這副模樣,我能接受自己是善良的,是邪惡的但我不能接受我是個聖母,是個懦弱的人我明明是遠古大仙子,如今卻要看著彆人的眼色而活哪怕有時希姐姐的照顧,我依舊活得不如意,時希姐姐也不可能一首照顧我所以月姐姐,我一定要恢複,一定要有能力自保,而不是拖你們的後腿”弦月望著花翎這副模樣,眼底全是心疼,可卻隻是道“小花你既決定,那我便不再阻攔你但你一定要撐過去,好嗎?”

花翎用力的點了點頭弦月見此也就開始解除封印“葉羅麗魔法,規則之力,聽吾召喚,封印破碎”隨著咒語的念出。

弦月耗了極大仙力用來破除封印頓時弦月臉上毫無血色,嘴唇發白看見變成這樣的弦月,花翎心中滿是擔憂。

但她又不敢上前阻攔那是因為她如果打斷絃月,那麼弦月。

所耗出的仙力都將白費二是因為如果打斷了弦月,那麼弦月很可能遭受到力量的反噬所以她不敢輕易的打斷絃月力量的輸出,她隻能在一旁給弦月提供仙力,讓弦月儘量不受到嚴重的力量流失而弦月在接觸封印時,突然感受到了天道的阻止,嚇得她心神不穩,差點就解除封印失敗好在最後解除成功,看著跟花翎長得一模一樣,而身上的穿著一點和眼神一點都不一樣的人緩緩出現靈公主現在的形態是掌管生靈,而這另一個人便是靈公主的另一麵——亡靈,她掌控著亡靈在億萬年前的時候花靈跟他們一樣,都是具有多麵性的現在的她是單麵的,她得另一麵被天道所封印,就因為以後那是所謂的命運弦月他們明白天道既然會讓他們看到以後的時間線,便是在暗示著他們要改變以後的命運現在天道的所作所為都是在它儘力的情況下幫助仙境,比如喚醒弦月等人花翎看到另一麵的她出現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融合,而另一麵的花翎卻她道“花翎,你先彆著急融合,我有事問弦月女皇”轉頭又對弦月道“女皇陛下,請您在幫助花翎融合的時候使用規則與水的力量這樣纔有更大的機率融合成功,因為規則多少會放花翎融合順利一點,而水具有溫和性可以減輕花翎融合時的痛苦……”弦月看著花翎的另一麵,在這裡絮絮叨叨的為花翎操心,感到很是無奈原本她就打算用水與規則之力幫助花翎融合,本就不需要她的操心可看到另一麵的她又感到很熟悉,畢竟曾經的花翎也是像這樣喜歡絮絮叨叨,會為弦月等人所做的一切決定而操心明明年紀那麼小,卻總愛管著強月等人弦月打斷花翎另一麵的話“不必多說了,這一切我都明白,小花是我的妹妹,我自會為她考慮,你準備好跟小花融合就行”被打斷話的她也不惱,隻是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就安靜下來,等待弦月的安排而另一邊的花翎看著跟弦月交談的人,眼底滿是急切終於弦月看向花翎,對著她點了點頭花翎見另一麵的她準備好了,花翎立刻開始融合“葉羅麗魔法,生的靈,魂的心,今封印己解,生靈與亡靈融合,不分彼此,”就在開始融合的一刹那,仙境內大量的仙力湧入花翎體內,為她的融合做準備而仙境內的仙子也感覺到了仙力全部彙聚於花海潮,都想過去看個究竟此時弦月用仙力擴大自己的聲音,確保仙境內眾人都能聽見“諸位,如今我勞煩各位無我邀請不得來花海朝潮,否則後果自負”就在弦月說完這句話後,那些想去花海潮的仙子立刻就打消了想法畢竟新甦醒的仙子,還不知她脾氣怎樣,萬一惹她生氣,而她的仙力又強大,那便得不償失了這句暗含威脅的話不光仙境內的仙子聽到了,連暮雪等人也聽到了,隻不過慕雪的人都冇當回事,因為她們知道以前那個愛操心的花翎就要回來了而現在她們首要任務是要去準備給花翎的見麵禮,畢竟萬年冇見了見麵禮還是要好好準備的弦月在說完警告的話後,又念起咒語“葉羅麗魔法,水之力,規則之力,聽吾召喚,幫助花翎融合”唸完這句咒語後,玄月感覺到體內的仙力明顯透支,連帶她的身影有一些虛幻她坐在離花翎不遠處,開始打坐恢複仙力一個時辰過後,弦月睜開眼望向花翎的方向,此時的花翎融合己進入最後的步驟弦月見此也就放心了,收回眼神繼續恢複仙力,畢竟就怕花翎撐不過那段最痛苦的時候,好在她做到了突然,花翎融合的地方爆發出強大的仙力弦月轉頭望去,就見花翎己經融合完成而花翎睜開眼看到弦月的第一眼,就想衝過來抱住她不單單是因為她以前就喜歡黏著弦月,更是因為弦月幫她解除了封印而弦月看著朝她奔來的花翎,感到真正的親切因為花翎換了一副模樣,變得和以前的她一模一樣她的樣子不在是單一的粉色了,變成了紅黑相間的顏色而花翎抱住弦月後,就睜著亮晶晶的眼睛問弦月“月姐姐,現在的我是不是順眼了好多,是不是變漂亮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