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餘火將熄 第1章 死城

宇宙之初,太古之始,天地混沌,萬法不存。

一場無名之火覆蓋世界,一切物質和法則皆在高溫中崩碎,如此萬萬年。

首到有一天,火勢漸微,灰白的天地間,最初的生靈應運而生。

身上流淌著火焰的龍,以大地化為肉身的巨人,隱匿於深淵的惡魔,以及無數在陰暗窺探著戰栗著的弱小生靈。

其中便包含著吾輩之先祖,自灰燼與塵埃中誕生者,人。

-《創生記》第二卷,第一章... ...一座城。

高聳的城牆,寬闊的街道,於主城之巔飄揚的軍隊旗幟訴說著這裡的繁榮。

可以想象的,即便是夜半時分,街道上也會是車水馬龍。

會有家長裡短的爭吵,會有商販的吆喝,會有無數忙碌的人們在其中穿梭,燈火通明。

不時也會有巡查的軍隊通過,人們會露出羨慕又惶恐的表情。

某個媽媽會拿著掃把,滿大街追著不回家吃飯的小孩。

酒吧裡,某個打扮妖嬈的女子,會拚命挺著自己雪白的胸脯往一個長相儒雅的年輕人身上蹭。

月光下,一群年輕人偷偷爬上十幾米高的城牆,壓低聲音咯咯笑著什麼。

...而此刻,這些都不會再發生了,這座城死了。

...徹底的死了。

...惡臭的血腥味彌散在整個城市,牆壁上和街道上沾染著暗黑色的粘稠。

城牆上飄揚的旗幟此刻也殘破不堪,原本青色的旗麵被染成暗紅,透著一股妖豔的詭異。

街道上疊滿了人類的屍體和殘破的斷肢。

零星的哭喊聲和尖叫聲是這座城市最後的哀鳴。

然而這種哀鳴也很快被野獸的咀嚼聲給替代,最終平息。

一切都結束了,無論你曾經是誰,男女老少,貧窮高貴。

或完整,或殘缺。

... ...天空下起了大雨,紅色的河流卷著不知哪來的鍋碗瓢盆,卷著誰帶著鑽戒的手臂,卷著破損的盾牌,在街道中漂流。

...某個角落,屍體堆中有什麼忽然動了一下。

一隻染血的手拚命推開自己身上壓著的屍體,一個被肚子被剖開的女人,臉也被撕扯掉了一半。

“呼...咳咳咳...”一個年輕人費勁力氣終於爬了出來。

他用力挪開女人的屍體。

屍體背後一個小女孩正死死抓住女人的衣角。

看起來六七歲的樣子,麻布衣服己經透濕長長的睫毛上全是泥水和血水,眼睛緊閉著。

麻衣青年拍了拍女孩,女孩冇有反應。

“小伊!”

他喚了聲女孩,冇有反應。

又伸手探了她的鼻息,還好,還有呼吸。

...青年試圖將女孩扯出來,可女孩的手還緊緊攥著女人的衣角。

唉,他歎息一聲,掰開了女孩的手指。

他撿起了地上的斷劍,插到自己腰間。

又望了一眼女人,抱起女孩,轉身向遠處走去。

...抱著女孩,青年滿臉麻木的在街道上走著,滿目屍山血海,遠處傳來的撕扯血肉咀嚼骨頭的聲音,說明這裡並不安全。

還遠遠稱不上死裡逃生。

他不知道該往哪走,而女孩的呼吸也越來越微弱了。

默默哀悼一聲對不起,青年從某個屍體還算完整的女人身上扯下一塊裙子,用布包住了臉色凍得烏青的小伊。

...根據之前的記憶,麻衣青年尋著出城的路,一條或有的生路。

然而此刻城牆坍毀,街道堆滿屍體,及啃食屍體的野獸隨處可見,這條逃生之路無比艱辛。

青年隻能一邊躲避,一邊尋找出路。

而女孩時不時發出的痛苦低吟讓他心急如焚。

..還好,它們離開了。

若是獸群還在,自己絕無可能生還。

現在手無寸鐵,還抱著一個生命垂危的孩子,即便是一個最低級的暗獸也可以輕易要了他的命。

就在青年努力找尋著出路之時,遠處傳來一陣打鬥聲。

他正準備換一條路離開,忽然聽到一聲驚喜的呼喊,”老三,你還活著啊!”

一個十五六歲的聲音,“哎呀,媽呀,快快,快來給我搭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