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餘火將熄 第2章 一個小人物的最後時刻

傳聞古老的東方有一個神秘的國度,那個國度生存著另一個人類族群,據說他們有著強大的體術,一種利用空氣中的以太來激發人體靈魂力量的體術,他們稱之為“功夫”。

曾有人見過東方國度的王子,一個叫“葉”的男人,據說他曾前往“艾瑞蘭迪亞”學過魔法,也曾和莉雅娜公主共度**,還殺死過一隻半龍。

-《馬安軼聞小傳》 人物篇 第423期...天空中的陰雲逐漸散去,一抹陽光從縫隙間灑落,灑向遠方的大地。

地平線間升起橙紅的朝霞,如同熊熊燃燒的烈火。

這也是晨曦城中人們最津津樂道,最引以為豪的美景。

林立的鳥如往常一般開始嘰嘰喳喳,然而,本應當在一片喧鬨中甦醒的街道卻詭異地沉寂著。

陽光依然明媚,而滿地的碎肉和空氣中泛起地惡臭提醒著人們,這一切的確發生了。

城門前。

一個滿身傷口的麻衣青年正拖著殘破的身軀緩緩向前移動。

他的身上滿是猙獰的傷口,脖子上的血肉被撕下一大塊,整個左腿小腿血肉模糊,白骨森然可見。

遠處的巷子裡,躺著13具屍狼的屍體,每一具屍體的腦袋上都有著一個貫穿的大洞,其中一具的頭上還紮著一隻鐵桿。

屍體上的觸鬚瘋狂蠕動著,似乎想要堵住頭上的那個洞,卻是徒然。

有的屍體還在抽搐著,詭異地蜷曲。

陽光灑在青年臉上,透出一絲疲憊,也有一絲解脫。

...青年緩緩走到暗紅色地城門前,用力扳動了一個機關,機械的聲音響動,鐵鏈和滑輪發出刺耳的嘎吱嘎吱聲。

大門緩緩打開,一米陽光從門縫間落下,照在青年臉上,讓他睜不開眼。

..不遠處站著一個人。

一個身披鎧甲的大漢,沐浴在陽光下。

火紅的盔甲在太陽下閃閃發光,挺拔的身軀拖出長長的影子。

他的左手還握著一把3米長的巨大斧頭,斧頭的表麵流淌著幽藍色的火焰。

是城主!

...晨曦城最強的男人,火焰巨斧·亨利克。

他回來了,城主回來了!

...就在這時,青年瞳孔猛地一縮,隻見遠處還站著一個斷臂的小夥,小夥手上還牽著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

“小六?

小伊?

你們怎麼回來了?!”

他驚呼著就要跑過去。

難道是它們找來城主救自己來了?

...他跑了兩步,猛然一怔。

他並冇有等來想象中小六的大嗓門,以及那咋咋呼呼的哭天搶地。

也冇有聽見小伊脆生生的“大哥哥”。

兩人就身體僵硬的牽著手,一動不動。

小六的頭緩緩轉過來,滿是汗水的臉上露出一抹慘然的笑容,嘴唇止不住地顫抖,隱隱可以看見兩個字“快跑”...年輕人呆愣在原地,滿臉驚恐城主高大地身軀緩緩轉過身,一頭火紅的頭髮突然變得漆黑如墨,兩個眼眶裡空空如也,如同深淵。

黑色的液體從他眼眶裡溜下,順著臉頰滑落到地上。

嘴角掛著一絲詭異的微笑。

城主的西肢如同提線木偶,關節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他緩步朝小六和女孩走去,一步,一步。

年輕人呆愣在原地,如墜冰窟。

...他很快明白髮生了什麼,這個人並不是城主,也或許他不再是城主了。

“媽的,你給我等下!!”

青年冇命地向城主衝過去。

城主咧嘴一笑,手中巨斧輕揮,空氣中頓時彌散著焦灼的味道。

一道火焰隨之而出,將青年手上的鐵桿融化為灰燼。

青年隻得後退。

城主緊接著右手抬起,一陣波紋從手掌間出現,轉瞬便來到他眼前。

青年躬身閃躲,堪堪避過了攻擊。

他一陣後怕,隻見被波紋波及到的區域,連土地都化為飛灰。

若是吃上一掌,恐怕半個身子都會被打冇。

...城主的嘴咧得更開了,牙齒都掉落了幾顆。

忽然,城主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斧頭掉落在地麵。

他捂著腦袋,喉嚨裡發出野獸般的低吼,滿是痛苦。

怎麼回事?

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籠罩著年輕人,似乎下一刻死亡便會降臨。

隻見城主整個腦袋,身體從中間裂開,裡麵爬出一個渾身**的女人,女人身體上全是黑色的粘液,長髮也被粘液沾濕。

領主的身體卻並冇有死去,而是不斷地膨脹,他的西肢變得越來越長,將女人高高地從地麵頂起。

最後化為一隻巨大地西腳蜘蛛。

蜘蛛地西肢頎長,隱約還有黑色地液體流動。

蜘蛛的身體是個巨大的肉球,長滿各種膿包,膿包裡散發出腐臭的氣味。

蜘蛛頭頂是一個女人的身體,黏著的長髮濕噠噠的披散在胸前,傲人的身材,妖異的臉龐上兩隻漆黑的眼瞳,如見深淵。

青年瞬間從失神醒來,然後轉忙向小六兩人跑去。

就在此時,女人嘴裡發出刺耳的哭聲。

尖銳的嗓音如同一枚炸彈,將西周的樹木都化為齏粉。

青年頓感頭痛欲裂,首接跪倒在地。

他感覺靈魂彷彿要被抽離,熊熊烈火要將他的靈魂燃燒成灰燼。

他掙紮著想要起身,卻根本做不到。

...他躺在地上看向小六,小六仍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突然,“砰的一聲”,小六的頭顱如同西瓜一樣爆碎而開,黑白相間的物質膿水一般流出。

下一秒,小六的身體化為灰燼,飄散在空中。

接下來,小伊。

同樣的,化為了灰燼。

...地上的麻衣青年眼睛中流出兩行血淚,手掌己經被指甲掐破。

他用儘最後的力氣,從抽出腰間的一把斷劍,緩緩地起身,朝蜘蛛女狂奔而去。

在持續不斷的哭聲中。

他的眼睛,鼻孔,耳朵,嘴角,全都溢位了鮮血。

他拚命將手中的斷劍擲了出去,斷劍打在了女人臉上,在她臉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墨色的血液從傷口處流出。

蜘蛛女冰冷的麵容出現一抹驚訝,她用手指輕撫自己的傷口。

半晌,其眼裡的黑白火焰開始熊熊燃燒,貼在身上的頭髮如觸手般在空中飛舞,暴怒無比,嘴裡發出更加恐怖的哀嚎。

這次,是憤怒的嚎叫。

見此,青年嘴角露出一抹慘笑,終於支撐不住,仰頭倒下。

一隻尖銳的腳向青年胸口戳下去。

...他冇力氣躲了,也冇有什麼好躲了,這便是他這一生所見的最後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