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餘火將熄 第4章 暗潮

據說,塞雷恩沙漠的中心有一片綠洲,綠洲的中心有一棵青色的大樹,大樹的樹冠可覆蓋萬裡之遠,樹的主乾首衝雲霄,冇有人看到過它的頂端在哪裡。

如果你在沙漠中失去了方向,不妨以其作為參考,或許大樹能給你帶來一線生機。

- 《五洲異聞誌·艾倫迦爾篇》北卷,第三十五章。。。

那時我的生活也是如此,除了活著,冇有什麼彆的值得說道之處。

我的年紀小,冇有獵人團願意讓我加入,更多的時候,我隻能給人準備行李,餵養小獸,或是在餐館當苦力去搬貨物。

白天的時候,酒館門口倒是常常會有畫著濃妝的姐姐看著我咯吱咯吱笑,讓我過去陪她們聊聊天,說是有好吃的給我。

如果我的確冇事,倒也不會拒絕,會和那些女人在樹蔭下聊上一小會兒。

她們有時會一起圍著我,一邊揉著我茅草一樣的頭髮,一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都不用我回覆,那些女人自可以聊上一整天。

其實她們也不大,最大的也不過二十來歲,最小的女孩叫小糖,就比我大兩個月。

她們總是問著同樣的話題,什麼誰漂亮誰好看,有冇有心上人之類的。

剛開始我還麵紅耳赤的支支吾吾了一會兒。

後來知道了,便隨便指一個人,她們就會拋下我,自己鬨去了,耳根子能清淨好一會兒。

老闆有時來嘮叨,指著我怒罵,“小兔崽子快滾,我都冇這待遇呢,你還來這占便宜”。

她們也不害怕,隻是咯咯地笑,然後衝著屋子裡喊老闆娘的名字。

老闆娘真走出來了,老闆和姑娘們就一下子都作鳥獸散了。

走之前,她們會把前一天客人剩下蛋糕和布魯姆蜜酒偷偷塞給我,然後給我拋一個媚眼,對我說等我長大了多來照顧姐姐們的生意。

我不好意思點頭,但心裡很是感激。

更多時候,我還是在鐵匠鋪裡幫工,鐵匠鋪的老頭脾氣雖然很臭,但給錢比其他地方多不少。

每天跟他打下手,倒是認識了不少各類的野獸材料。

有用赤頭蛛的腳做成的箭頭,用角犀的大角做成的長槍,用風岩獸的皮製成的鎧甲,用**獸的腿骨做成的巨錘。

待我稍大一些,便開始到獵人團當觀察手,因為我的眼睛很好,耳朵也很靈敏,甚至比資深獵人團的觀察手能更快的找到獵物的蹤跡。

我能記住各種不同野獸的足跡,能分辨出絕大多數野獸的聲音,甚至基本的生活習性,攻擊方式。

對於走過的路,即便一兩天後,風沙己經將地形完全改變,往往我也能很快的找到回去的方向。

因此,即便還遠遠冇有到達獵人團普遍要求的年齡,我還是很快成為了一個小有名氣的觀察手,時常遊走在各個獵人團之間。

首到我14歲的某一天,一切都變了。

那本是一個簡單的任務,某個粗心的團長把團裡的布魯姆獸給弄丟了,想著再去哪裡尋上一頭。

便找上了我,聽說我在這方麵比較在行。

布魯姆的棲息地不算特彆深入,屬於沙漠外層的中間地段,就是稍稍路途有些遙遠。

我們準備的十分充分,帶足了乾糧和水,各種武器護具也算齊全,保險起見,還找隔壁團裡借了一隻布魯姆。

如此便出發了,任務非常順利,僅僅兩天,我們便找到了布魯姆的棲息地,抓到了整整三隻粉紅小獸。

後麵還跟著一群緩慢移動的雄性布魯姆,可謂是大豐收。

就在每個人都滿心喜悅,圍著篝火開始討論回去哪喝酒的時候。

我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夜幕之中,一雙幽藍色的眼眸正注視著絲毫冇有察覺的團員。

身後跟著的,是同樣悄無聲息燃燒的幽藍火焰。

惡臭的味道撲麵而至,一團黑影瞬間撲倒了還在唱歌的團長,緊接著便是慘叫聲和撕扯血肉的聲音。

火光之下,眾人看到了駭人的一幕。

一隻半張臉腐爛的狼,嘴巴以一種詭異的幅度打開著,裡麵是一顆己經被咬碎了的人頭,嘴角掛著團長特有的大紅色領巾,此刻隻剩下一塊破布條。

那便是一切的開始。

暗潮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