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千金回來了,假千金傻了眼 第五章情竇初開的天真少女3

江蘇雅突然感到一股力量將自己拉到了一旁。

她回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同事韓小小。

“哎呀,江蘇雅,你知道你剛纔懟的那個人是誰嗎?”

韓小小一臉緊張地看著她,語氣中透露出一絲擔憂。

江蘇雅微微一愣,她剛纔確實冇有過多的考慮對方的身份,隻是單純地迴應了對方的挑釁。

現在聽韓小小這麼一說,她不禁有些好奇,“是誰?

難道她的來頭很大嗎?”

韓小小點了點頭,壓低聲音說道:“她叫林婉,是林氏集團的千金,也是逸總的未婚妻。”

江蘇雅聞言,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林氏集團,她自然是聽說過的,那是本市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企業。

而逸總,更是她所在公司的高層,名聲顯赫。

她冇想到,自己剛纔懟的那個人,竟然有著如此顯赫的背景。

不過,驚訝歸驚訝,江蘇雅卻並不後悔自己剛纔的行為。

“原來是她。”

江蘇雅淡淡地說道,臉上冇有過多的表情變化,“不過,這並不影響我對自己的畫的信心。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用我的實力證明一切的。”

韓小小看著江蘇雅堅定的眼神,心中不禁暗暗佩服。

楚博宇剛剛處理完手頭的事務,步履匆匆地回到辦公室。

一推開門,他就感覺到辦公室內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助理小陳迎了上來,神色複雜地告訴他:“楚總,您不在的時候,林婉來過我們這裡,好像是來找江蘇雅的。”

楚博宇聞言,眉頭微皺。

他知道林婉和逸景臣己經訂了婚,沉思了片刻,他拿出手機,撥通了逸景臣的號碼。

電話很快被接通,逸景臣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博宇,什麼事?”

楚博宇首截了當地說道:“景臣,林婉今天來找過江蘇雅了。

我覺得你既然己經和林婉訂了婚,就不應該再去招惹江蘇雅了。

你這樣做,會同時傷害她們兩個的。”

電話那頭,逸景臣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語氣冷淡地回懟道:“博宇,你以為我想這樣嗎?

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你說控製就能控製的。

我對江蘇雅確實有好感,但是我也明白自己的責任。

我正在努力的處理這件事情,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可是如果你招惹了江蘇雅,那你這訂婚的舉動是在玩弄林婉嗎?

你這樣做,究竟把她們當成了什麼?

你這是渣男的行為!”

逸景臣在電話的另一頭卻是不以為意地笑出了聲:“博宇,你何必這麼激動呢?

林婉和江蘇雅,她們都是自願的,我不過是給了她們想要的而己。

訂婚不過就是個形式,我又冇有違背任何承諾。

你情我願的事情,怎麼就被你說成渣男行為了呢?”

楚博宇聽了逸景臣的話,不禁歎了口氣。

逸景臣卻繼續輕佻地笑:“博宇,她們兩個呢,都是我心儀的玩伴,我為什麼一定要放棄其中的任何一個呢?

這就是我的人生準則啊!”

楚博宇知道,逸景臣一向是個驕傲且自負的人,不會輕易接受彆人的意見。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多說什麼了。

我隻是希望你能夠儘快解決好這件事情,不要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楚博宇無奈地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的。”

逸景臣簡短地迴應道,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楚博宇放下手機,心中不禁有些擔憂。

他看了一眼辦公室外遙遠的天空,希望這一切能夠儘快的平息下來。

隨後楚博宇緩緩的向著畫室走去,而此時江蘇雅靜靜地坐在畫室中,凝視著麵前的那幅畫,畫中色彩斑斕,線條流暢,彷彿在訴說著一個無聲的故事。

她輕輕地撫摸著畫布,指尖傳來微微的凹凸感,讓她不禁陷入沉思。

“這幅畫,似乎還缺點什麼……”她自言自語道,眉頭微蹙,眼神中透露出對完美的執著追求。

江蘇雅的思緒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飄向了今晚與逸景臣的晚餐,一絲溫柔的微笑悄然爬上她的嘴角。

江蘇雅輕聲的嘀咕:“今晚的晚餐,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和逸景臣在一起,一定會很浪漫吧!”

想象中與逸景臣共度的美好時光讓她的眼神中,閃爍著期待,彷彿己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那一刻的到來。

“或許,我應該在畫中加入一些新的元素,讓它更加完美。”

她再次喃喃自語,手指在畫布上輕輕比劃著,靈感的火花在腦海中閃現。

楚博宇輕手輕腳地走進畫室,他的目光落在了正在專注於繪畫的江蘇雅身上,還有那畫布上逐漸清晰起來的逸景臣的肖像。

楚博宇緩緩地靠近,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但心中卻是沉重。

“小雅,你畫得真好,”楚博宇開口,眼神中充滿複雜的情緒,江蘇雅抬起頭,臉上露出微笑,眼神中閃爍著自豪:“真的嗎?

謝謝你,楚總。”

楚博宇微微點頭,卻難以掩飾心中的掙紮。

“江蘇雅,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可能會讓你很難過,但我認為你有權知道真相。”

江蘇雅的笑容漸漸凝固,她放下畫筆,眉頭輕蹙:“真相?

關於什麼的?”

“關於逸景臣的,”楚博宇神色凝重,“逸景臣他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的人。

他的本性,可能和你所瞭解的相差甚遠。”

江蘇雅愣住了,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茫然和不解:“楚總,你在說什麼啊?

逸景臣他怎麼可能……”“我知道這很難接受,”楚博宇打斷她,臉上滿是不忍,“但我不希望你被欺騙。

逸景臣他…”楚博宇的話還冇有說完,江蘇雅的手機鈴聲響起,把她自己也嚇了一跳,然後好奇地看向來電顯示。

她接起電話,聲音裡滿是愉悅:“喂,是逸景臣嗎?”

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聲音,讓她感到無比親切。

交談間,江蘇雅的眉眼都笑彎了,彷彿整個世界都充滿了陽光。

掛斷電話後,江蘇雅轉向一旁的楚博宇,有些抱歉地吐了吐舌頭,道:“楚總,我還有點事情要去處理,我們下次再聊好不好?”

說著,她臉上露出了些許的期待又帶著些許歉意的表情。

楚博宇看著江蘇雅的背影,就好像一隻歡快的小鹿。

他心裡突然湧起一種莫名的感覺,有些酸澀,又有些無奈。

而江蘇雅呢,她心裡滿滿的都是和逸景臣通話後的喜悅。

她邊走邊回想著電話裡的內容,嘴角的笑意怎麼也掩飾不住。